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随笔/正文
怀念母亲

文/秦正业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0-07-07 10:39:13 星期三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母亲离我们而去已经两个多月了,但她的音容笑貌常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她的话语常在我耳边响起,对她的怀念之情常常使我难以自已。

    母亲是个聪慧的人。她不识字,但她头脑中装着许多故事。当年生产队种棉花,每家负责几亩的种、管、收,每到收棉花的季节,白天她把大量开放待收的棉穗摘回家,晚上我们几子妹就同她一起围坐在棉穗堆旁,当天摘回的花穗必须在当晚捡完,任务很重。但我们孩童捡不多时就打起瞌睡来,每当这时,母亲的故事匣子就打开了。什么“牛郎织女七鹊会”、“月亮上的嫦娥玉兔梭罗树”、“天上七姊妹”、“女娲娘娘”、“大慈大悲观世音”、“狼外婆”……她讲得生动感人,我们的瞌睡也常被驱赶,双手捡着棉穗,耳朵听着故事,眼睛望着夜空中的月亮和星星,思绪随着那动人的故事遨游,不经意间,大堆的棉穗捡完了,我们却还仰着头盯着深邃的太空,沉浸在无限的遐想之中。久而久之,善、恶、美、丑、爱、憎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中开始播种。

    虽然不会写,母亲却精于计算,农业生产和家庭生活中必须的加减乘除、元角斤两,她心算得既快又准,即使我们做家庭作业中有关算术的问题,只要念出来她也常能很快给出答案,而且还能用生活实例教我们怎样计算,甚至连遣词造句她都能说出些道理。她的记忆力非常强,晚上我们练背在学校里学的毛主席诗词和语录,只要听两三遍她就能记下来。她还是唱山歌的好手,她的嗓子清亮甜润,高吭优美,而且对答反映机敏,比喻妥贴恰当,当时村里村外没有能唱得过她的。每到栽插、薅锄和收割季节,田野里总有不停的山歌对唱,母亲常是对唱的发起者和引导者,一唱起来,其歌声甘淳甜美,其声浪悠扬辽远,其内容诙谐欢乐,其胸臆舒坦豪爽。那笑声此伏彼起,那欢悦溢满整个山村。正是母亲的影响,我们七子妹从小就爱好唱歌,而且至今每人都有一副好嗓子,并保持了对音乐的较高兴趣。母亲还是一个劳动好手,无论是田间地头的粗活重活,还是家里屋内的细活轻活,她都很注重研究其技巧,她做的饭菜即便是粗粮素食,人人吃了都禁不住要夸赞。她缝补衣服、绣花纳底,总比别人做得精致美观,所以,我们几子妹的穿戴虽然多是补丁摞补丁,但总要比别家孩子的整洁和漂亮。

    母亲是个要强的人。她总有一个信念,不管怎样艰难困苦,总要让我们的家庭比得上同村的其他家,使我们子妹比得上其他家的儿女。所以在队里干活她要比别的妇女干得多干得好,挣的工分要比别人多,收拾打扮我们要比别家的儿女干净整洁,接人待物始终要比别人体面,言辩说理始终要胜过别人,屋里屋外始终要比别人胜过一筹,从没见她向任何困难低过头,向任何恶人屈过服。因此,几十年下来她得到了左村右邻绝大多数人的佩服和尊敬。

    母亲是个勤劳的人。印象中母亲没有闲散过,总是起早贪黑,忙里忙外,白天忙苦工分,早晚忙盘自留田地,忙家里的牛羊猪鸡,忙我们的吃穿用费。家里的一切在她的心目中就像一盘棋,每颗棋子都任她摆布,而且调遣自如。在家里,她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无论是春暖花开还是严寒酷暑,也不管骄阳似火还是天阴下雨,她总在不停地劳作,不停地辛苦,要她丢下家里的活计去哪里休闲几天,与其说是对她的关心和照顾,不如说是对她的惩罚和折磨。一般的病痛她是从来不会放弃劳作的,即使患了较重的病,非我们逼她是不会主动去问医求药的。但只要病情稍有好转,她又不停地忙出忙进。制止她,回答的却是“闲着浑身难受!”似乎她的这一生就是冲着繁忙和劳苦而来的。所以,五十出头她就积劳成疾,患上了严重的高血压和风湿性心脏病。从此,她只好以药为伴长期治疗。但到此时,她仍在家里不停地忙出忙进。强制她休息,她的理由是:“几十年风风雨雨,把你们养大成人,看到你们有出息,我比有什么都高兴,比有什么都幸福,做梦我都是笑的。过去苦惯了累惯了,要我静巴巴地闲着,我浑身不自在,我能做什么就让我做什么,做起事来我才舒服,能为你们做事我也是在享福。”

    母亲是个善于持家的人。她在世的七十多年中,有五十多年处于社会动乱和艰难困苦中,特别是在生孕和养育我们七子妹的三十来年中,农村受生产队体制的束缚,队贫家穷,儿多母苦。要在那么一小块被各种枷锁限制着的土地上主挑一副养育七个儿女的家庭担子,其艰难的程度可想而知。然而,母亲在持家上却十分有本事。全家每年的收入支出在她的心里早已有数,全年队里的工分挣多少,分粮分钱分多少,自留田地里春夏秋冬种多少收多少,猪鸡牛羊买多少养多少卖多少留多少,儿女穿用书费花多少,家庭零星收支是多少,分分厘厘她筹算得精精准准,该用的她从不吝惜,不该用的她从不松手。因此,每到年底,我家的收入总比别人家的多些,杀的年猪总比别人家的大些胖些,过年我们总能穿上一套新衣服,上学我们也从未缺过学杂费。当时家乡每十天才赶一次街,但她总是善于把一分钱掰成两半使,每街每月家里的油盐茶米,吃穿用度她总是处理得精准得体。而她自己总是节衣缩食,省吃俭用。这种良好习惯她一直保持终生,直到我们孝敬她的钱物她都总是省了又省,舍不得大手花用,催促她花用,她的回答是:“乱花了心疼!”但是对于她的孙男孙女花起钱来却又毫不吝惜。

    母亲是个严厉的人。孩童时我们子妹都很淘,特别是我和正彪弟。而母亲对我们的教育方法多是简单的骂和打,她坚信“黄荆棍下出好人”,她最担心我们的是懒惰、破费和无出息。在她的观念里,贪玩就是懒惰,不懂事就是无出息,只要我们和其他小朋友玩得忘记了做事,或者不小心损坏了家里的器具,或者跟她学做什么不专心,或者在外面做了不争气不如人的事,她准备给我们的常常不是打就是骂,有时我们不告诉她就跑出去玩了,不一会她就站在家门口用比她唱山歌还大出若干倍的嗓音喊叫我们,她的声音可以传遍整个山村,远远地超出我们所能跑去的范围。她骂起我们来总是没完没了,不管我们听还是没听,不管时间多长,只要她忙得过来和有力气。而常常是我们听着听着笑了起来,她也才转骂为笑心平气和下来。实在急了火了,她便抄起手中的器具劈头盖脸的打我们,打狠了她又抱着我们痛哭起来,哭得那样伤心那样深沉,哭得我们的心比她打我们的还疼。有时她也给我们讲道理,但她讲的道理往往是理中带骂,又长又多,直到我们笑她“老妈妈的裹脚”,她才会意地笑着停止。久而久之,几天听不到她的唠叨,不被她骂一顿打一顿,我们倒会觉得不自在。但是,每当我们得到老师的表扬或外人的夸赞,每当我们又快又好地做完她安排的事情,她都会特别的高兴,主动地把好吃的东西拿出来奖励我们,哪怕是鸡窝里准备孵小鸡的蛋。

    母亲是个豁达乐观的人。在她的生活经历中,她过的绝大部分是艰难困苦的日子,但她又是一个十分豁达乐观的人。可能是她经历的艰难困苦太多了,也就习惯了,几十年中很难见到她愁眉苦脸和精神萎糜的时候。一九七0年至一九八0年这十年是家里最困难的十年,每年家里都要缺两三个月的口粮。有一次我和母亲去亲戚家借粮,跑了四五家都没有借到——他们比我家还缺。

    “不怕,我们把自留田里刚结果的洋芋挖起来。只是你们不得吃米饭了!”回家的路上母亲对我说。

    “小洋芋好吃,”我说,“我们专们烧来吃。”

    “烧也得,煮也得,炸也得,蒸也得,你们几子妹再去找些野菜掺上,想怎么吃就怎么做来吃,只要你们吃得饱。”谈笑间,困难早被乐观赶跑了。

    后来,我初中毕业考入师范学校读书,每月母亲要给我邮寄三至五元的零花钱,加上假期往来的车旅费,这对母亲来说在经济上无疑又增加了沉重的负担。但在我读书的两年时间中,我总能按时收到母亲寄来的零花钱和三百多公里路程的车旅费。后来姐弟们告诉我这些钱是母亲省吃俭用一分一分攒起来和向亲戚朋友们一角两角地借来的。为了供我上学,母亲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气,但她从不抱怨也从没有喊过苦叫过难,总是山歌照样唱,玩笑照样开,笑声照样爽朗。母亲的豁达乐观熏陶和培养了我们不怕困难、蔑视困难和乐观处世、豁达为人的良好习惯。

    母亲是个贤惠的人。在村里母亲以贤惠著称,本来自己家就很困难,但她却十分乐意帮助比自己更困难的人。那时家家都多儿多女,偏僻山村,交通、医疗、经济等方面的条件都很差,别家的妇女分娩了,非她接生不可,家庭吵闹了她去劝就有特效,小孩病了她的小单方往往容易治好,老人病了她去看望总好像是带去一剂特效药……一来二去,她成了村内和邻村随时被想到的人。

    母亲是个泼辣的人。她一方面心直口快,爱憎分明,不管对什么事什么人,认为该说的她开口就说,从不遮遮掩掩、弯弯绕绕,一说就说个痛痛快快、淋沥尽致,如队里的分工不合理,记分不恰当,做事不公道等等;另一方面她做起事来风风火火,既讲速度又重质量,而且从不偷尖耍滑,拖沓邋遢,处理问题也干脆果断,从不瞻前顾后,攸攸柔柔。因此,村里的人既喜欢她,却又有些怕她。

    母亲还是个慈善的人。虽然泼辣但她心地慈善,是真正的“刀子嘴菩萨心”。对我祖母和村里的老人,她既孝敬又关心,家里杀鸡宰猪她首先想到的是派我们去请那些老人,来不了的她常常派我们或亲自把做好的肉送去,有病痛时她总是三番五次地去探望;对晚辈她总是在严格要求的同时给予极大的宽容,晚年她信从佛教后,更讲究从善积德,在加强自身修炼的同时,常用佛经里的理念孜孜不倦地劝导和教化晚辈,她自己的心态也达到了静谧恬淡的境界,以致从重病突发到故去的短暂过程中,她没有遭受巨大痛苦的折磨,她去得是那样的恬静和安然,人们都感叹这是她长期修炼和慈善的结果。

    母亲艰难而乐观地走完了她七十三年的人生历程,恬静而安然地离我们而去。她不仅了我们生命,而且以高度负责的精神历经千辛万苦把我们养大成人,更重要的是通过一言一行传给了我们勤劳俭朴、自强不息、豁达乐观、藐视困难、奋发进取、正直善良的处世品格和为人精神。这些优秀品格和精神不停地激励和鼓舞着我们战胜人生道路上的各种艰难困苦。没有母亲经历的艰难困苦,就没有我们七子妹今天的幸福。

    母亲是平凡的,她和她同代的千千万万中国社会最底层的农村妇女一样,历经了中华民国的动乱和平安,也默默承载了共和国各种政治、经济、文化体制加在她们身上的实验,但她又是极其伟大的,她留下的巨大精神财富必将滋养我们终生!

 

作者单位:中共永胜县人民政府

责任编辑:潘玲先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