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随笔/正文
乳名是从生命里扯出的一段亲情与恩泽,连着骨头,连通筋脉,盘着海的深情,堆着山的慈爱。

乳名是真情的呼唤

■陈孝荣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0-09-29 10:16:12 星期三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乡村里,一声亲切的呼唤,常常打破天空的宁静。“狗子”、“二憨”等等,那是长辈们正在呼唤娃儿们的乳名。刹那间,正手牵着白云,推着风儿的天神便睁大了好奇的眼睛,呆呆地望着大地上的人们。蹲在天上的太阳也跟着笑眯了眼,陶醉得一张脸都红彤彤的了。还有乡村的树木、房屋也都一个个站直了,久久地望着那些呼唤的长辈和玩耍的孩童们。就连一直喜欢沉默的群山、峡谷也都惊醒了,捋着胡须回应着那响亮的呼唤。

  这就是乡村乳名带来的感动。因为乳名是从生命里扯出的一段亲情与恩泽,连着骨头,连通筋脉,盘着海的深情,堆着山的慈爱。

  我的乳名叫莾子。这是外婆给起的。外婆叫杜耀珍,从一个叫沙地的地方嫁到我们子娘园来,就拌着苦难下咽,牵着艰难行走,背着磨难生存,曾因外公被抓了壮丁逼疯,而哭瞎了双眼。而且她是文盲,大字不识一个。然而,她并没有因为世界和知识对她关闭了大门,就把感情的大门也关上了。她在苦难的岁月里,依旧把坚韧紧紧地拽在手里。在锥子一样锐利的日子里,依旧把希望养在心里。这样,我的到来,对她就意味着升起一轮太阳,希望就像阳光洒满了她的心间。为了让我能像柳树那样茁壮成长,她便给我取了个贱名:莾子。因为在缺医少药的乡村,一直保留着取贱名好养活的习俗。为了我能好养活,就像柳树那样,无心插柳柳成荫,就像傻子那样,憨吃憨长,莾子在我们长阳方言中,就是“傻子”的意思,已经贱到家了。

  自从拥有了这个名字,莾子这个符号就成了外婆焊在我头上的铁钉,拔不掉,甩不脱了。也成了长在我身体里的一部分,与我融为一体了。小时候,无论是长辈、亲戚,还是乡民,以及小娃子,从没人叫过我的大名。“莾子”两个字,就如同山上的滚石,很顺溜地就从他们嘴里溜了出来。而且我也从没有觉得贱的,那名字在乡村的天空下滚动,就如喝了蜂蜜,温馨和甜蜜在我心里汩汩流淌。也若山泉叮咚,快乐和幸福在我心里滚滚流淌。它们在乡村的四季里,流过我的童年,使我觉得我的童年并没因为物质的匮乏而苦涩。也并没因为疾病没有照顾我,而觉得与贱名有什么关系。

  然而,随着我慢慢长大,莾子这个乳名却在我的生活里渐渐地稀疏起来。就如同长大的禾苗被间苗了,森林被间伐了,叫我“莾子”的范围大大缩小,老师、学生,以及部分大人,已经不再叫我的乳名,而叫我的学名了。偶尔听到一声“莾子”的亲切呼唤,却是来自我最亲的长辈。他们还像过去那样,并没因为我长大而改叫我的学名,那脸上、眉宇间,依旧堆满了密密麻麻的慈爱。

  另一个大的改变,就是村里的娃子常常拿我的乳名取笑我,他们放开粗大的喉咙,把我的乳名叫得像炸弹爆炸,噼里啪啦地在村子里炸响。或是把我的乳名编成顺口溜,当成扬歌喊,放肆的笑声像乱鸟一样到处乱飞。然后他们就洞开他们的嘴,呵呵直笑,以此换取他们的快乐。

  殊不知,这种改变却像栽种了一棵不恰当的植物,虚荣与反感在我心里一日日成长起来。倘若偶尔听到与我非亲非故的年长者叫我的乳名,我就觉得像陨石降落一样生疏。那些娃子们取笑我,我的反感滔滔不绝。慢慢地,我也不习惯,甚至讨厌我的乳名了。有时就连我的父母叫我的乳名,我的反感也是雨后春笋。甚至有时还埋怨外婆,为什么给我取了这么个乳名呢?

  后来我才发现,这种改变,恰恰让最珍贵的温馨、慈爱、快乐与幸福水土流失了。有了这种发现,我心里的伤心和悲哀就嘭地一下胀满了胸膛,难道这就是伴随成长而带来的损失吗?倘若这样,为什么要成长呢?然而,我也知道,生命的成长是无可抗拒的,可是为什么珍贵的东西要水土流失呢?这到底怎么啦?

  最令我伤心的,则是取得一些功名之后,我的乳名从我的生活里彻底撤退了。它们就像商量好似的,如水洗一样,撤退得干干净净的,我再也听不到任何人叫我的乳名了。然而,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却毫不明白,如同一架战车,行驶在追求功名的道路上,陶醉在小小的功名里。可是等我一旦醒悟,我才突然明白,这些功名竟然长了一副阴毒的心肠,它们静悄悄地稀释了我的亲情,扫去了我的大部分乡情和友情。无论是我的长辈,还是我的同乡、同事、同学,他们不仅不再叫我的乳名,还对我变得客客气气的。这种改变,如同铁针刺在我的心上,深深地刺痛了我。我也彻底明白,原来世间功名不过是霉变的毒食,涂了砒霜的糖果,它的一切美丽和诱人不过虚幻的梦境。它挤占了人类最珍贵的空间,斩断了最质朴的真理。如果是这样,我们又何必当初呢?

  现在,我多么想听到我的长辈还轻轻地叫一声我的乳名呀。

  

  陈孝荣,湖北省作协第四至六届签约作家。

责任编辑:潘玲先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