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随笔/正文
诗画雁南

文/木 祥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0-11-01 11:33:32 星期一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雁南从前与我在一个单位工作,她的真名叫杨宝琼,被誉为美女诗人和画家。最近,杨宝琼出了一本诗集,《盲鱼看不见爱情》。诗集中的插图,配有她的画。读罢诗集,观看了她的彩色画页,感慨良多,有很多的想法。

  首先想说的是,杨宝琼的诗集,是在诗歌创作和出版都处在十分“边缘化”的背景下出版的。众所周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诗歌创作不论是作者和作品都在质和量上呈下滑的趋势。据《中国青年报》署名文章透露,全国著名杂志《诗刊》的发行量,由八十年代54万份,滑到现在的2.5万份。进入上世纪90年代中期,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诗人们仿佛蓦然间发现,写诗不仅无法购房置车,甚至连养家糊口也难以维持了。曾有人历数历届中国青春诗会学员的现状:舒婷在鼓浪屿成了半个隐士,徐敬亚迁居深圳从商,徐国静转行搞起教育,顾城在新西兰自杀... ...连一度风靡校园的偶像诗人汪国真也不写诗了,据说,闲暇时他除了题字作画外,其工作室主要为企业、风景区和城市创作宣传歌曲。国内外汉诗研究学家都开始感叹:中国诗歌创作,越来越成了边缘化。

  然而,杨宝琼的诗歌,就是在这种特殊的历史时期创作完成,并结集出版。所以,当接过她送我的散发油墨香气的诗集时,我从内心深处激动和感叹!其实,杨宝琼的诗歌创作道路也不平坦,她当过山区教师,县报记者,行政公务员,参加工作后,家事,公事繁多,结婚生小孩后,老人小孩,自己的身体,都让她应不暇接。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以一种热爱,一种信心,完成了一本诗集的创作。我想,这是一个诗歌创作者对生命、对生活、对社会的向往与热爱。单从这个意义上说,杨宝琼的诗歌,值得让人尊敬——尊敬她对诗歌的热爱与坚守。那一年,正是五月,诗人海男到永胜,看了雁南的诗。这个风靡诗坛的女诗人,也为这种精神所感动,为她的诗所打动,为诗集写下了评论和序言。

  在《盲鱼看不爱情》出版以前,我曾在工作之余断断续续读了一些杨宝琼的新作。每读一首,都可以感悟到女性特质的浪漫主义色彩,同时可以读出激情、深沉、激愤等等情绪,读出一个有着强烈女性意识的诗人对生活的独特领悟。有时候,真不敢相信,眼前的诗歌,便出自于自己面前这位娇小秀气的小女子:瓦罐陷入深深的往事不能自拔/用阳光和时间擦拭身子/把罐口闪烁的釉光/给你/把隔世的弦歌/ 给你(杨宝琼;沉默的瓦罐)

  有谁能体验得到一只深陷地下的瓦罐的沉思?瓦罐,在无法抵达的黑暗里,揽一缕阳光擦拭自己… …杨宝琼的诗歌,不论从语感,意境上,读来让人出其不意,让人感觉到她一个有着良好的文学积淀、是一个诗艺娴熟的女诗人。而且,从她的诗歌里,我们可以读出女性诗人的历史使命感和负重感。正如海男所说,女诗人的吟唱,在早期大都是围绕着性别的体验而展开。杨宝琼的诗歌,无不印上女性的铬印,使她回到诗本身。她的一些关于亲人、爱情的诗歌,让我们仿佛听到了一个多愁善感而意志坚强的女子在吟唱,让她成为诗本身。她以细腻而犀利的笔触生动而贴切地写出了女性的生命本质和女性意识,展示了一个女性诗人特有的灵气、才气和个性:沿着水声逃离喧嚣的鱼/在光阴的河流里放弃光明/游动安静下来/心跳安静下来/黑暗里的一切都很干净/往事褪去绚丽的色彩/在深深的水底潜伏 /波澜不惊 (杨宝琼;盲鱼)

  这是关于盲鱼的诗。杨宝琼在诗集后记里说,盲鱼生活在宜良九乡荫翠谷,在幽暗漫长的黑暗中退化了眼睛,延续着卑微的生命... ...就是这种怪异的小动物,让她在迷茫、寂寞、忧伤、无助的时候,常常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条盲鱼,颜色、光环、斑澜,什么也看不见,她只希望人与人用心与心沟通,情与情交融,爱与爱契合。由此可见,作为诗人,杨宝琼是敏感的,内心是丰富的。正因为如此,她才可能凭着女诗人的特有敏感和悟性,写出了那么多关于情爱和佳作,让我们读到了诗的真实自然、表里如一,读到了我们理想中的诗。

  读了《盲鱼看不见爱情》,单从书名和部分诗歌里,我们感觉到杨宝琼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诗人。然而,在诗集里,我们同样可以读到她热爱生活,关注现实的动人诗篇。她生在丽江,长在丽江,一直为丽江讴歌。她写丽江东巴谷: 风从峡谷的白云间流过/沾染着天空很蓝很蓝的颜色/阳光在水中漂游/干净 纯粹/银子样脆响

  东巴舞在她的诗歌里是这样的:天空远去 黑暗沉陷/东巴神性恣肆的舞蹈/神秘 放纵 澄净... ...在她的眼里,东巴舞还可以:打捞陷落的灵魂/漫溯毁灭与诞生/密麻的经文/触到时间深处巨大的隐秘/倾吐黑夜的雨水

  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在诗集里读到她热爱生活,吟唱春天的诗篇。

  值得说到的是,除了写诗,杨宝琼还善长绘画。《盲鱼看不到爱情》里的画作,都是她自己完成。这让我想起唐代的王维和许多的诗人画家,他们大多能诗画兼工。我们知道,王维擅诗歌,又精绘画。王维描写自然景物,画面感极强,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诗中有画。王维的《雪溪图》,又透露着浓郁的诗味。因此,苏轼评论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所以,杨宝琼写诗,又善画,我们不觉得奇怪,因为,诗和画,自古以来都有着密切的联系。画在她的心间,画布在她的心间,有时候也能形成诗歌:我不想说话 一直沉默/面对画布冥想着乌鸦说出的预言/空空的白满含逃离时/最初的遗迹 最初的绳结/

  只是,一般人又难于两者兼工,这需要有才气才行。杨宝琼的画,在永胜却小有名气,曾多次参加画展,并多次获奖。诗歌的成就也不可小看,前不久,她的诗歌获《人民文学》诗歌征文大赛优秀奖,让人刮目相看。

  当然,我们明白杨宝琼不是专业诗人,因为工作,她的诗歌新作也明显的减少。然而,正如海男所说,在杨宝琼的诗歌里,我并没有看到凋零期,因为她是一位年轻而饱满的女诗人,我们除了看到她的绽放之外,我似乎并没有听到凋零的疼痛。因为她还年轻,她的年轻正像花蕾绽放前的妖娆,在一行行的诗歌之中,弥漫着女诗人开始与外在的事物相遇的经验。

  读了杨宝琼的诗集,然后,让我们再联想到诗坛现状。仔细想来,我们开始明白,明白我们的时代还是需要诗歌。虽然现在的诗坛不再是烽火燎原,但坚守诗歌的人还在,为生活、为理想歌唱的人还在… …特别是在丽江,还活跃着许多执着、天真、信心的诗人,我们经常能读到他们漂亮的诗篇。在丽江,每每读到杨宝琼这样优秀诗人的诗歌,孤独的心情会被阅读开阔许多。社会进步了,更容易出现种种焦虑,心情也更容易烦躁了。读了这些好诗歌,我不只是学他们如何为诗,还懂得了一些人,一些事,觉得做人真好,做人真不容易。物质生活进步了,精神生活更要得到提高,这才是完美的生活。诗是精神世界的产物,她让我们慢慢明白,其实,社会上,除了物质生活以外,值得我们爱的人和事物,还太多太多……

 

原载中财论坛 » 春夜听雨 » 诗画雁南[原创]

发表于 2008-8-11 14:55

责任编辑:潘玲先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