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随笔/正文
灵 魂 寨

文/许文舟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0-11-01 12:12:20 星期一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要进寨子前,先得净手,掬一捧圣洁的佤山水,翁丁的千年寨树会看到我虔诚的心。100个牛头,悬挂在寨门,护佑着芸芸众生。风校正着每一片叶,抬头,天上只有鸟飞,穿过司冈里梦呓。

    每一天,翁丁寨的阿佤人都会在村头用歌声迎接远方的客人,这是他们新型的职业,世人发现原生态的景点,他们便用经过烈酒滋润的歌舞,为客人设一席盛宴。佤族头人在一棵树下念诵经文,小鸟落在枝柯上不敢出声的时候,我看到一棵树的灵,依附在一片片叶子上,正随着木鼓节律袅袅上升。很少有人注意到,一棵树在它要倒下的时候,它头顶的天空,一定是彩云朵朵,而风不再歌唱,轻轻的低泣,只有魔巴听懂。

    一棵树被伐倒,是幸还是不幸。

    在翁丁,众说纷纭。

    树老了,像人。一棵树只有到了一定的年纪,才能接受魔巴的祷告,在阳光里轰轰烈烈地倒下。卷起的尘灰,随即消逝,这就是俗世庸常的烦心。这棵树不能落在深山,让风雨浸淫,最后成为无用的朽木,它必须趁着尚依附其身的灵魂,回到翁丁寨,制成神性的木鼓,这是一棵树的造化。因此,全寨子的人都要像迎接尊贵的客人,列队唱歌,魔巴亲自将一棵红线绕到树头,再用经过祈祷的绳子轻轻拴好,既不能肩扛,也不能截断,得轻轻地拉,很像牵一位老人上路。几乎是全寨的子民,扶老携幼,一边唱着歌,一边拉着树,绕过山梁,仍然需要歌声,唤一次树上的灵魂,是否还依附其间,回到寨子,还得经过一条小河,过一座独木桥,让同时依附树上的邪恶留在河的那岸。魔巴站在树上,念念有词,用魔咒驱逐邪恶,手头的剑指向天空,“天上的神灵,护佑一棵树回到寨子,树老了,人老了,天地老了。树要回到寨子,请神灵庇荫”。拉树的佤族同胞们,满脸虔诚,满心高兴。而另一位魔巴,则站在寨门里面,等着树回到寨子,他要让通天的木鼓响彻云霄,他要令神性的甩发舞翩跹大地。

    一棵树回到寨子,就像一位新娶的姑娘进到婆家大门。佤族同胞的狂欢是从剽牛开始的。原来一直不明白,佤族同胞对牛非常崇拜,却为什么要用血腥的方式结束一头牛的生命?

    种种猜测,始终不得要领,有人说,是发展旅游的需要,这些年前来翁丁寨的游客不再满足于甩发舞与阿佤长刀的表演,剽牛是佤族同胞为旅游支招。后来,一位佤族的长老对我说:“我们佤族相信万物有灵,玉米还是苦荞,老树还是寨桩都得祭。”用最爱的牛祭奠众神,其实是最高形式有感恩,生活在有些清贫的翁丁寨,心存感恩,一切还原美。

    与剽牛同时进行的是佤族姑娘的甩发舞,诗人写过:“黑发一甩,就成为黑色森林,情落地长成参天大树,爱攀援着阳光,才能上升。”翁丁寨的佤族同胞人人会跳舞,这不是经过编导的节目,音乐是树叶上流淌的露水,纯净得一尘不染,歌声是葫芦里罐装的,一首“嘉玲赛”会让你的情悄悄牵藤。每一位佤族同胞,都会在唱与跳中完成与众神的对话。黑发飞扬,黑色云朵翻卷的气势,柔情的青丝有时比水还温顺,置身甩发舞场境,崖画谷上那些神秘的文字,竟与佤族同胞的舞惊人相似。

    如果舞还不能让你动情,那么摸你黑,会让人融入翁丁寨。

    有一个客人,翁丁寨也有一场摸你黑等着你。用一种特殊的药材制作的黑色药汁充满神性,摸在心爱的人脸上,那么再有一万个理由,被摸到的人也不会拒绝,那就加入其中,用手涂写无法用文字表达的爱恋。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活动,有时一天可以结束,有时延续几天,甚至几十天,只是阳光从阿佤山坠下去,摸你黑就变成另一种形式了,那就是唱歌。

    佤族小伙子常常怀抱小三琴,边弹边唱,“月亮升起来,山寨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小三弦,阿妹快快来。”佤族小姑娘们摘一片麻栗树叶,贴在唇间,吹出动人的旋律。“每天想你无数回,想你想得掉眼泪,阿哥。我愿变成一只小鸟飞到你身边,阿哥,只怕山高路又远。”电视剧里才有的场景,在翁丁寨是随处可见的,一片麻栗树叶,让爱婉转地表达在月光下。近年来,寨子里的佤族女孩纷纷远出打工,留在寨子里的佤族小伙子,有时只能以小三弦寄托一种期待,孤独的小三弦,有时让人听得泪流满面。然而那些到了深圳上海等地的佤族女孩,她们的心常常系着翁丁寨的小路、火塘、一年四季绿莹莹的麻栗树,系着打木鼓的阿哥。

    夜晚的翁丁,寨门彻夜不关,一家一户的火塘不熄,等着踏歌归来的儿女。

    “不管蓝天怎么想,不管大地怎么讲,小米秆秆不分叉,条条山泉归大江。不管榕树怎么想,不管山茶怎么讲, 小小蜜蜂一个窝,翩翩彩蝶飞成双。”佤族小伙子唱出了心声,而在现代的都市,佤族女孩会在梦中接上:“ 不管阿爹怎么想,不管阿妈怎么讲,阿哥阿妹心连心,好像太阳和月亮。”

    只是山高路远。

    不知道这是哪个作者原创的情歌,但我敢说这是最好的爱情诗。

    翁丁寨的火塘,永远是一颗心,让远出的佤族女孩最终还是选择归来。有一次到寨子里采风,冒昧地问一个叫依娜的佤族女孩,为什么不在大城市里安家,非要把爱情的小窝筑在翁丁寨,依娜对我说:“我们佤族信奉万物有灵,在翁丁这个地方,一草一木都让我在他乡梦萦魂牵,我回来,是翁丁寨神秘的力量召唤。”

    从依娜家出来,月光下,在寨子边最老的神树下,我听到有人在唱歌。

    “你送我甘蔗,是在赶街的时候。我送你香蕉,是在寨边的桥头。”女的唱道:“ 有人的时候,我俩心连着心。没人的时候,我俩手挽着手。”

    不知怎的,我心里感到一种陶醉,为这情歌,还是为佤族男女之间如歌的爱情?

 

    许文舟简介:男、1964年10月生,云南省作协会员 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 临沧市作协理事,出版散文集《在城里遥望故乡》(云大出版社)。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写作,现已在《诗刊》、《诗选刊》、《散文》、《中华散文》、《散文百家》《民族文学》、《星星诗刊》、《文艺报》以及台湾《活水》、《自由时报》香港《香港文学》、《大公报》、《香港文汇报》、美国《世界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100多万字。有作品入选《读者》(乡土版)、《读者》(原创版)、《青年文摘彩版》,并正式选编入中学生课外阅读教材,中学生八年级《字词句篇》,散文诗先后五年入选《年度散文诗选》并由漓江出版社出版。先后荣获过第十八届“孙犁散文奖”等奖项。通联:云南省凤庆县工商局 邮编:675900

 

原载2010年10月8日《云南日报》第04版“花潮”专栏

责任编辑:潘玲先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