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随笔/正文
太阳与影子(哲理小品10则)

文/耿志刚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0-11-25 11:20:58 星期四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太阳与影子

 

    听见太阳在喋喋不休地告诉别人:谁高,谁矮;谁胖,谁瘦。
   
只是,太阳讲的总是与实际相距甚远。高的,时时它说成矮;矮的,时时它说成高;胖的,时时它说成瘦;瘦的,时时它又说成胖。
   
是太阳没有看准吗?它高高挂在天上,无遮无挡,应该看的清楚,看的实在。
   
错了,太阳也总是很不服气,时时要与人争辩。它确实没有乱讲,它是有根据的呀。 太阳是有根据。只是,它根据的,是人的影子。

 

小溪与小河

 

    你爱静。你赞美静。
   
你的脚步轻轻,怕惊扰了睡午觉的羊羔,怕掠扰了觅食的稚鸟。
   
就像吟一首长诗,你悄悄地流;就像展开一幅长卷,你缓缓地淌。
   
总能听到你的诉说,总能听到你的抱怨。你诉说自己的理想:要永远维护这宁静;你抱怨山下的小河,日夜喧哗,不得安宁。
   
连你自己都不敢相信,有朝一日你投入了小河,竟也随同河水一同喧嚣。
   
虽然有时你还抱怨现时的喧哗,你还追忆往日的平静。

 

江与湖

 

    “江”与“湖”,都有一定的水量,然而却不可同日而语。为江者,大水浩荡,滚滚而下,气势夺人。当然,其间也夹杂着泥沙,裹携着石块,连颜色往往也变的混浊。而为湖者,则轻起涟漪,微波荡漾,给人以至清至静的感觉。
   
我喜爱湖的清纯,更喜爱江的浩瀚。湖虽清,却少力量;江虽浊,却有气势。那些泥沙、石块,终会被江水所抛弃,或沉到江底,或积于入海口,总不会被大海收留。
   
海水,永远是一片湛蓝。

 

船与风

 

    一只船,在大海中飘荡。
   
这是一只失去舵的船,忘了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
   
有风从东边来。这船恨恨地想:都是这逆风,吹得我连连后退!
   
有风从南边来。这船恨恨地想:都是这逆风,吹得我团团乱转
!
   
有风从西边来。这船恨恨地想:都是这逆风,使我滞留大海
!
   
有风从北边来。这船恨恨地想:都是这逆风,使我难达彼岸
!
   
于是,风不再吹。

   
于是,船不再行。
   
船呀船,只因你丢失了方向,所有的风才成为逆风。
   
要恨就恨你自己,要怪就怪你自己,要嫌就嫌你自己,要怨就怨你自己。
   
找回自己的舵吧!四面来风,送你到岸!

 

大地与人

 

    大地见人就谝,她的伟大,她的美丽,她的善良,她的富有。
   
她指着一棵棵树,给人看。高的树、矮的树,一排排,一片片,显露着绿色的生机。
   
她指着一枝枝花,给人看。大的花、小的花,一团团,一簇簇,装扮着五彩的生活。
   
大地被自己深深地感动了,陶醉了;而人,只顾干活,不言语。

   
于是,她用树干做手,扯住人的衣服;她用花枝做脚,绊着人的脚步。她硬要人看。
   
,只顾干活,不言语。

   
大地生气了,撮起泥土,灌进人的鞋,不让人走;扬起风沙,迷住人的眼,不叫人看。
   
大地呵,你伟,你美,你善,你富,但不能自夸呀。

   
大地呵,人不夸自己,却总是夸你,是你没听到啊。
   
大地呵,你总把绿树和鲜花挂在嘴边,从不提起蒺藜和毒草。
   
大地呵,感谢人吧,正是有了人,绿树才能成行,鲜花才能成片;蒺藜和毒草,才能被关在见不到的地方。

 

帆、风与水

 

    一帆风顺的时候,人们总是把功劳送给帆,送给风。正是因为帆高昂着胸膛,吸取风的力量,才能催动航船前进。
   
人们忽略了一个伟大的存在:那就是水的浮力。假设没有了水的浮力,帆也好,风也罢,统统化为乌有。
   
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就是一只大航船,各级党政干部都是驾船人。托着这只大船前进的是人民群众。我们办理任何事情,都离不开人民群众的支持。

 

赞美与批评

 

    森林里鸟儿多,有百灵鸟,也有啄木鸟。
   
百灵鸟的嘴儿甜,会唱好多好听的歌儿,赞美森林。
   
啄木鸟的嘴儿尖,只知道挑森林的毛病,为森林啄虫子。
   
百灵鸟唱出的是歌声,啄木鸟制造的却是噪声。然而森林却更喜欢听啄木鸟制造的噪声,因为他知道,惧怕批评,拒绝批评,就意味着死亡,意味着毁灭。
   
批评比赞美更重要,对我们人类来讲,更是如此。

 

针与线

 

    一根针,它要缝衣。
   
于是有线来穿,针很高兴。
   
继而,又有线来。针勉强为之。
   
而后,还有线来,针拒之不及。
   
线不断来,针苦不堪言,最终豁鼻而终。
   
针是好针,线是好线,衣却没有缝成。

 

萤火虫与火柴

 

    一只只萤火虫,漫山遍野地炫耀光芒。
   
小孩子可高兴了,上山去追,去捉,发出惊奇的喊声。
   
可大人们却不屑一顾,他们看重的,是火柴盒里那一根根不言语的火柴。

 

黄豆与天平

 

    主人将一粒黄豆放进天平的一端,天平那平平的长臂立即向这边偏过来。
   
黄豆看到自己坐的位置那样矮,很不高兴,以为主人不重视它。
   
主人将天平的另一端放上砝码,黄豆所在的一端立即高高地翘起来。
   
黄豆便高兴地直蹦,它以为自己最了不起,因为它的位置很高。
   
其实,翘的高,正说明它的分量轻。


作者通讯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纪委
邮政编码:276034

责任编辑:潘玲先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