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随笔/正文
艰辛的挑夫

文/赵建华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1-04-07 15:33:05 星期四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登西岳华山,除了感受 “五千仞山岳起于一石”之雄奇俊秀外,印象最深的,是这里的挑夫。

    上华山的很多路段几乎都是直上直下,一些逼仄的路旁边建有铁链,上山时需手扶铁链攀援而上,一则省力,二以防踏空。即使是下山,有时也需扶拦而行,以防危险。挑夫对条条山路都极为熟悉,那是他们走了千百遍的路,是被他们的汗水浸透了的路,他们总是耐心地、不厌其烦地用关中方言为游客解释指点。只要有人问路,哪怕身挑重担、汗流满面、气喘吁吁,有时累得喘不过气来,也会断断续续的尽力作答。

    华山的挑夫,年纪一般都在四五十岁,他们的装备就是扁担上吊一个装满了茶水的塑料瓶子,外加一条擦汗的毛巾。因为山路崎岖陡峭,为避免磕磕碰碰,货物直接拴在扁担两头,挑运的物品都是山上小商店、小旅店、小食店急需的矿泉水、饮料、米、面等日常生活用品。每往山上送一趟货物可得十几元、二十元钱的报酬,他们每天起早摸黑可往返两三趟、甚至三四趟。

    在上山的路上,我们遇到一名身材矮小,也不结实的挑夫,他挑的货物重量与其他挑夫挑的相差无几,约百斤上下,年龄约五十出头吧,头发全白了,沧桑的面容与六七十岁的老人差不多,艰辛的生活过早地在他的脸上刻下了深深的沟壑。挑夫的行列里有一位独臂“背夫”,在崎岖难行的山路上背运货物已经十几年了,他是汉中人,快五十岁了,二十多年前,因事故失去了一只手,伤愈后四处打工养家糊口难以为继,最后到华山做“背夫”。独臂“背夫”对自己能以此养家糊口,有时还能对有困难的亲朋提供些许帮助,感到很满意,他觉得,凭自己硬朗的身子骨,在这条路上还能走十几年。

    挑夫们的装束基本都一样,再简练不过了。因怕汗水浸湿了难打整,个个头发都理得短短的,一律赤膊露臂,古铜色的皮肤,汗水晶莹剔透,扁担在凸起肉嘟囊的肩膀上压出一个“槽”来, 短裤以下的小腿肌肉发达,青筋暴露,都穿一色的解放胶鞋。挑夫的步履很慢,每一步都踏得很实在,一步一个脚印,每上十几级台阶,就要在行进间换换肩,扁担在肩上“吱嘎吱嘎”的呻吟。

    换两三次肩后,挑夫会找一个转弯处或勉强能错开人流的地方歇歇脚、喘喘气,喝上一两口自带的茶水,解下毛巾擦擦汗,啃点自带的馍馍。挑夫在熙来攘往的登山人流里很显眼,他们习惯了游客的各种眼光,表情坦然自在,目光柔和平淡。

    在上行的过程中,步履缓慢的挑夫会被大多数游客超越。对此,他们也不紧不慢、不急不慌,仍以特定的步履慢行。超越他们的游客小心翼翼,侧身而过,甚或弯腰低头匍匐而过,以免碰着挑夫的担子造成危险。也有极个别的游客与艰难行进中的挑夫争道、抢道,引来其他游客的诘问和不屑。而挑夫呢,仍在默默前行,不说一句话,泰然自若、与世无争、物我两忘。

    货物运到目的地后,挑夫把捆绑货物的绳子简单地缠在扁担的一端,满脸的惬意,一身的轻松,三步并作两步走,步履矫捷轻快。他们随身携带编织袋,把矿泉水、饮料瓶等可回收利用的弃物带到山下,换回几个零钱呢。

    挑夫的生活是艰辛的,付出是巨大的,但他们用自己的汗水和劳动能时时获得回报,虽然回报是那么的微小,可他们却感到满意、知足。

 

摘自2011年3月1日《民族时报》

责任编辑:潘玲先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