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随笔/正文
与狼的两次遭遇

文/和贵群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1-04-07 15:44:21 星期四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我的故乡坐落在滇西北三江并流的“南大门”。它东接丽江、大理,西邻福贡、泸水,南接大理云龙,北靠迪庆,一个叫兰坪的美丽的地方。

    故乡的东北面是金沙江,西南面是怒江,西北面是澜沧江。在我的故乡,山与山之间走着水,水与水之间横着山。这里是全国唯一的人口较少民族普米族人口居住最集中人数最多的地方。这里有位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凤凰山铅锌矿,有滇西北最美的草场,有闻名遐迩的普米“情人节”,有被称之为“物种基因库”的富和山自然保护区••••••。我就在这个山水相依的地方拾菌子、摘野果,满山遍野的疯跑中一天天长大。那时候,故乡四周都是翠绿的青山,野生动物经常光顾到村子里。当然,也不可避免地有老熊、豹子、豺狼这些凶猛的动物。我就两次遭遇过凶猛的豺狼。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由于我温馨的家在一次大火中化为灰烬,后来我们搬迁到村子的东北面。晚上,我家的房背后经常有东山上下坝的野生动物经过。父亲很担心我们的安全,曾经多次试图用炸药驱赶不时下坝的狼群。那时候我刚上初中,还不懂得害怕,每天下自习家人也不可能天天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下了自习课回家,我家门前是集体的水磨房,刚刚走到水磨房边的时候,因为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清楚,只是模糊中有一个黑点在向我移动,而且越来越象一个走走停停的人。水磨房是一间木楞房,简易的木门紧闭着,从房子的缝隙中清晰地看到熊熊熊燃烧的火苗,并且火堆旁围着几个人在大声地说笑和慢悠悠地烧吃苞谷。我有点迟疑,是人应该说话了,怎么就不出声呢?仗着路边水磨房里有人,我斗胆地小步小步地往前走,尽量地睁大眼睛。在相隔丈许的时候我的心在怦怦直跳,轻声地问:“谁?”可对方没有任何动静。定睛一看,是一匹蹲着的狼,它高昂着头,眼里闪着贪婪的绿光,在看着我的一举一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在村子里遇到的陌生的野狗,只要你假装身子一蹲捡石头,又霍地站起来的姿势,定能吓跑野狗的经历。我就把身子往地上一蹲又站起来,然而,这一招居然没有奏效。这匹面露凶光的野狼竟然随着我的动作移动着它的死头,这一招失灵,我情急之中只好大声地叫:“狼——!”我稚嫩的声音划破夜空,路边的水磨房木门“嘎吱”一声打开,红火的火苗照亮了我和那匹狼。显然我这一喊和那突如其来的一片火光的惊吓,这匹狼突然纵身一跃,慌不择路,跳到水里后迅速逃之夭夭了。我什么也没有想,只是一心想着往家里跑。在家等我的父亲听到了我刚才的呼救声,也手抬一根木棒从家里匆匆忙忙地跑出来,我和父亲在门口撞了个满怀。回到家父亲听了情况,并告诉我今后晚自习回家,到对面的公路就叫他,他会出来接我的。和父亲坐在堂屋的火堆旁,我还惊魂未定,只觉得头发还在竖着,头皮还在发麻。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和一匹狼遭遇。当然,母亲说过,比这更早十多年前的时候,为了挣工分,她们集体出工时,经常把我放在干涸的箐沟里,两岁时就差点被野狼叼去的往事,但我竟然没有任何记忆,母亲说的我信,但我理解她挣工分也是为了养活我们,必定是没有办法而为之的。

    15岁那年,我升学到到一所师范学校读书。那时候,只要你考上师范就注定你跳出农门,一辈子吃皇粮当老师了,可家里实在是困难,有时候几块钱车费也要东拼西凑,向亲友去借。我读书的地方离故乡大约80公里,那个时候只要二元六角钱的车费。在学校里生活费全由国家包了,每月还补助3元钱。这二元六角是够我在学校用一个月的了。为了节约车费,那年寒假我和同学秀林、赵清相约步行回家。当天凌晨三点我们三人便走出学校起程了,三个人从崇山峻岭的羊肠小道上吃力地攀爬,当天亮时我们已经爬过了是高的那座山,也是整个路程中最吃力的陡坡路段,到了山顶,我们都不熟悉路,只能随当时的简易公路走。家乡有句话说:走公路拉脚。走了一程,就觉得这公路是越走越长了,而且非常疲惫。

    当天夜里过了十二点,家就在眼前,只有6公里我们便能进家门了,然而,每个人的脚就象灌了铅似的竟然挪不动了,几个人在公路上东倒西歪,脚在不停地抖,大脑一片空,昏昏欲睡,在那个叫丰江的白族村落旁,我们三人便在田边地头捡了一些干枯的苞谷杆,在公路旁燃起了一堆火,就在那儿等到天亮再走。篝火燃起来了,在滇西北高原寒冷的子夜,我们的身子暖和起来了,可睡意却一阵阵地袭过来,在寒冷的旷野里那双平时不知疲惫的脚却怎么也不听使唤。我对秀林、赵清说:“这一带是野狼出没的地方,我们要打起精神,只要到天亮就好了。”他们俩一面答应一面依次蹲下然后坐在地上,话没说完,便呼呼地睡去,我抬头看看满天的星星,篝火慢慢地熄灭了,我连忙又能加了一把苞谷杆,把火苗挑得老高,眼睛刚离开火堆,就在看他们俩的瞬间,让我惊得目瞪口呆了。两匹野狼蹲坐在他俩身后,高昂着头,凶狠地瞪着我。吓得我用白族话大叫:“狼!”秀林和赵清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得霍地跳起来,睡意也被吓跑了。两匹狼被这突然的举动吓跑了,然而,没过几分钟,在火光的映照下,我们真真切切地看到这两匹狼还是不死心,又坐在公路里盯着我们,双方就这样僵持着,我们不断地加火,直到鸡叫,闪烁的星星不断隐退,这两匹狼才悻悻地离开。

    如今30年过去,生态环境不断恶化,城镇不断地扩张,狼的生存环境也遭到严重破坏,就是想找一匹野狼也不那么容易了。30多年前我的家乡却是野狼出没,而这两次与狼的遭遇却让我刻骨铭心,今天想起来都是毛骨悚然。

 

摘自2011年3月21日《民族时报》

责任编辑:潘玲先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