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环球泛舟/正文
德国社会民主党的理论政策调整

□刘少华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2-02-08 22:21:27 星期三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德国社会民主党,简称德国社民党,前身是1863年成立的全德工人联合会和1869年成立的德国社会民主工党。二战后融入政治体制,1949年到1966年成为“建设性反对党”,1966年到1982年上台执政,经过1982年到1998年的低潮后,1998年再次上台。2002年大选获胜,连续执政。2005年大选表现不佳,被迫与“联盟党”组成联合政府。为应对全球化挑战,德国社民党从1998年上台执政开始进行改革,成为“第三条道路”的典型代表,随着改革深入,挑战日益加大,丧失执政地位。本文对该党1998-2009年间理论政策的变革和调整进行一些总结和分析。

 

理论思想转型:“新中间道路”

 

在“第三条道路”改革浪潮中,德国社民党推出了“新中间道路”理论,成为整个理论政策调整的思想基础。德国社民党认为要解决当前问题,必须抛开政治思想领域左与右的对立。“新中间道路”既不同于传统民主社会主义,也不同于自由放任主义。新自由主义片面强调资本的自由性,会造成贫富差距扩大,破坏社会公平原则。而传统社会民主主义福利国家制度在全球化的冲击下已经不能良性运转,成为经济发展的阻力。主张摆脱过时的意识形态,实现既保障经济持续发展,又保障社会公平和社会稳定的目标,以务实性的态度和理论政策应对全球化时代的挑战。

 

执政政策调整:在执政实践中贯彻变革

 

德国社民党在执政政策层面明确提出重点关注生态问题、公平问题和效率问题,该党设计改革计划的“未来委员会”,推出了名为《经济效率、社会团结、生态持久:三个目标,一条道路》的纲领性报告。

 

关注生态问题:调整选举政策,与绿党结成执政联盟。德国社民党奉行的民主社会主义是工业化时代的产物,认为通过经济发展能够解决社会问题。然而20世纪后半期开始,人类经济社会图景发生重大变化,经济发展的负面影响迅速显现,传统经济增长方式带来的环境污染引起关注。德国社民党对此问题反应迟钝,逐渐丧失新中产阶级选民支持。1982年德国社民党下台后,认识到必须跟上时代步伐才能在竞争中取胜,要获得年青一代的选票,就必须放弃反生态的工业主义,通过与绿色运动加强合作来获得政治力量。1998年大选获胜后,社民党与绿党组成了联合政府,绿党社民党起到了纠正作用。

 

关注公平问题:调整福利政策、改革社会福利体制。德国社民党参与创建的社会市场经济模式历史上取得了很大成就,但自20世纪70年代经济增长减缓,高福利政策成为经济发展的绊脚石。福利国家是德国社民党长期鼓吹的制度,却也是德国发展面临的最严峻困难,该党上台执政后,投入大量精力进行改革。1、调整指导思想。德国社民党在承认社会福利是人们基本权利的前提下,强调为社会尽责任的义务也同时存在,国家应该创造激励机制,使不劳而获者承受压力。新时期的平等不是平均主义,而是机会平等和社会责任。公正具有相对性,暂时的“不公正”有利于社会的长期发展和多数人利益的实现。2、革新制度功能。德国社民党提出要变“消极福利”为“积极福利”,必须防患于未然。同时要变福利国家为社会投资国家,以人力投资代替单纯的经济资助,让个人、企业、社会都参与投资,共同承担社会责任。3、推出具体改革措施。推动社会保障制度调整法案,对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等制度进行改革。实行资助和减税的措施,鼓励创新性新企业发展。加强教育培训,帮助失业者获得新工作。通过降低就业年龄和避免提前退休来延长实际工作年限,增加养老金保障。

 

关注效率问题:调整经济纲领、构建新经济。德国社民党要保住执政地位,从根本上解决福利国家制度面临的困难,需要保证经济持续发展。该党为扭转经济发展不利局面,对经济体制进行了大量改革。宏观层面,主张对德国传统的社会市场模式进行改革,主张建立多种所有制形式的混合经济,以发挥最佳效益;重新思考国家的职能,为企业创造良好的投资和发展环境。具体层面,进行工资制度和劳动力市场改革。制定“2010规划”,大幅降低税收,吸引投资;调整解雇保护政策、设立个人服务代办处和职业介绍中心、鼓励自主创业。这意味着将劳动力市场制度改革、社会福利制度改革与经济体制改革统筹纳入了改革议程,在党内也引起极大分歧。

 

治党政策调整:根据新形势要求进行党内革新

 

调整组织体系。科技革命使德国社会结构发生巨变,德国社民党要适应这种变化,争取选票,就要改革组织路线,增加党员人数,确保票源。1、增强统一性。德国社民党长期以来存在着派系林立、争吵不休的情况。施罗德当选党的领袖后,对党的领导体制进行了改革,强化领袖权威,限制党内反对派,同时加强了对地方组织的监督管理。2、增强民主性。德国社民党允许各级党组织成立各种论坛,允许这些论坛向同级党代会提交议案、派送代表等。该党还强调保留党内公决形式,使每个党员都有机会参与重大问题决策,要由全体党员而不只是党代会代表投票决定党的总理候选人。3、增强开放性。德国社民党认为社会结构已发生根本改变,阶级社会不复存在,要获得多数人支持,必须提高党的开放性。该党经常在网络社区上发起各种讨论,收集意见和建议,“项目党员制”的实施吸引了青年人参与。该党同时也积极争取企业主的支持。

 

调整宣传方式。社会民主主义是一种改良主义,一般都是渐进的,与自由主义、生态主义相比,不容易受到媒体关注。德国社民党认识到了传媒的力量,并迅速采取措施:从思想上提高对宣传工作的重视,充分利用网络等媒体发布信息,通过网络扩展党组织并开展党的组织生活和党内讨论,增加党员与组织沟通。

 

重新定位与工会的关系。德国工会和社民党历史上同为德国左翼政治力量,互相配合,为工人争取利益。然而,全球化时代德国工会制度和福利国家制度受到冲击,德国工会和社民党受到巨大压力。社民党执政后,要全盘考虑社会问题,希望与工会保持传统关系,得到工会支持。

 

结论

 

取得的成效。1、理论思想调整取得成效:成功实现转型。全球化冲击下,德国出现各种危机,国家干预的负作用不断显现。而借鉴新自由主义进行的改革造成了两极分化加剧、失业率上升等问题。德国社民党作为执政党必须对这一问题拿出解决方案。而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得解决如何看待全球化的问题。德国社民党展开讨论,在理论上系统论证了全球化冲击下国家作用的变化,及如何对待新自由主义和传统社会民主主义等问题。这些理论上的系统论断回答了各方面疑问,顺利实现了思想转型。2、治党政策调整取得成效:基本实现党的现代化。德国社民党对组织方式、宣传方式进行的改革取得了比较显著的效果。通过这些改革,建立了较为广泛的社会政治基础,党员的年龄结构趋于合理,决策机制的民主化加强了党的组织纪律,提高了工作效率。在宣传方面,该党已经学会充分利用媒体的力量达到宣传的目的。组织和宣传方式的变革使该党实现了转型,成为适应全球化时代新特点的政党。

 

危机与挑战。1、“2010规划”主导的福利改革引起强烈反对。德国社民党“2010规划”大幅削减社会福利,其范围之广、力度之大前所未有。这触动了福利国家的一些根本特征,在党内外引起了强烈不满,大批党员退党,造成了党内改革派精英与基层党员、传统选民的分裂,使党深陷身份认同危机。在巨大的压力下,施罗德只好辞职。施罗德抱怨说,目前德国正处于战后最重要的改革时期,虽然国内和党内对改革的必要性有共识,但仍存在不少困难,他已不能使党员跟上他的政策。2、经济发展不景气,新经济计划受挫。在德国社民党的改革计划中,发展新经济占有极重要的地位。该党寄希望于实施新经济计划,促进经济发展,减少失业带来的社会压力,为福利国家提供资金支持,提高居民生活水平、为各项改革创造宽松环境。德国新经济计划基本上是借鉴美国经验。当德国陷入困境时,美国经济的增长吸引了德国社民党人的目光。德国在美国经验指导下,大力强化市场的作用,投资教育、吸引人才、大力推动高新技术发展,甚至为了提高经济活力,大幅限制工会权利。但美国经济很快也步入衰退,受此影响,德国商业信心指数跌至新低。2003年经济继续低迷,全年经济负增长0.1%,失业率达11%2005年,德经济仍增长乏力,失业率为11.7%。这使社民党的支持度直线下滑。有研究表明,德国民众对政府的态度主要取决于政府在经济方面取得的成绩,由于社民党政府在这方面的不良表现,德国东部居民一如既往地对政府表示不满,这种情绪也在向西部蔓延。新经济受挫严重影响德国社民党的执政地位。3、来自左派和右派的挑战。德国社民党“新中间道路”改革是“非左非右”的,它试图用实用主义的态度,对传统左派的政策和右派的主张各取所需,以找到解决问题的新办法。因此很多政策与传统左派类似,有些又来自右派的主张。反过来,有些政策引起左派不满,而又有些政策面临右派的压力。左翼方面,社民党政府改革导致大量工人改换工作,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这部分工人年收入平均降低了13.5%,引起工人强烈不满。工会对社民党政府通过立法手段限制工会权利,导致工会在劳资谈判中处于不利地位强烈不满。而左翼知识分子对德国社民党政府“新中间道路”改革的批判则更为激烈。右翼方面,德国“联盟党”对社民党不断提出猛烈批评,争夺选民。而极端右翼不惜以暴力抵制外国移民进入,严重损害德国的形象,影响吸引投资和高科技人才计划的开展。

 

总之,德国社民党的理论政策调整取得了一定成效,是面对全球化冲击的积极探索,但也面临很多挑战,造成党的分裂和自我定位迷失。有人认为德国社民党2009年大选失利完全是因为改革失当造成的,并全盘否定其改革。对此我们要审慎分析,既要看到该党大选失利与其改革受到的反对分不开,也要看到与德国经济低迷乃至世界金融危机及德国政坛博弈态势有关。正如我们不能因为德国社民党2002年得以连续执政就对其改革盲目肯定一样,也不能因为该党2009年大选失利就对其改革全盘否定。

 

 

作者 刘少华 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原载2012年第2期《社会主义论坛》“环球泛舟”

 

责任编辑:易 晖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