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求证·争鸣/正文
涛源:沐浴在金沙江波涛里的热土

□杨春山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3-12-06 16:51:20 星期五  来源:社会主义论坛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涛源乡静静地躺在金沙江温暖的怀抱里,呼吸,畅想。千万年来,因为有了金沙江水的滋润,涛源便成为了沃土,也孕育了较早的边地文明。作为江边的干热河谷地带,这里的树木、花朵、人群、飞鸟以及田野里的各种作物,都被打上了深深的烙印,丰厚、热情、桀骜不驯,把自己的个性张扬得酣畅淋漓。

 

初识涛源,是因为江里的金沙。滔滔的金沙江水穿过无数险峻的峡谷,带着高原的风声、欢笑,一路东行,到了涛源这片平坦的土地上,终于累了,倦了。于是,江水开始变得懈怠起来,留下了一段平坦而开阔的江面,也留下了万顷有金沙的河滩。财富在这里堆积、汇聚,引来了无数的淘金人。清代,来自外地的淘金人,在收获着巨大财富的同时,也将涛源淘进了朝廷的视线,于是,猛于虎的税赋就盯上了这个地方。外地的淘金人一批批地进入,又一批批的满载而归,只留下本地人独自承担沉重的税赋。实在不堪重税的本地人,开始拖娃带崽,背井离乡。这样的场景一天天上演,遍江的财富并没有为这里的百姓带来什么福音。但这样的税赋所带来的经济衰落、人口锐减,终于引起了一位时任翰林院编修的邑人刘慥的关注。为了家乡百姓的生计,他冒死向乾隆帝上疏《请免金课奏》。乾隆帝指派云南总督亲自到金沙江沿线实地察看,上奏属实,方始批准税赋减半征收。无数流落异乡的人,在刘慥的善举义谏中,才得以回到这片生养他们的热土,继续繁衍生息,让涛源日益兴旺起来。

 

涛源作为滇西北永胜的南大门,历史上一直是滇、川、藏三省的交通要塞,在军事、商业、文化交流方面一直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理位置。为了让两岸的商贾、官员、士子、百姓、马帮以及无以胜数的货物在江面上穿行,一条日夜奔涌的江河,肯定要选择一处江水平缓的地方作为渡口。金沙江是长江的上游,所穿过的都是高原地带,险要的地势,极大的落差,让金沙江到处流泻着汹涌的波涛,成为了一道天然屏障。为了连通两岸,人们用自己的智慧,在金沙江沿线设置了竹篾桥、藤桥、溜索,甚至还有官员斥巨资修建了铁链桥。然而,江水到了涛源,却开始变得怪异起来,不仅留下了无数的金沙,还留下了一段平缓的江水,于是,就有了金江古渡,也留下了一个神奇的传说:诸葛亮七擒孟获,有一次是在永胜境内。诸葛亮的军队和孟获的军队隔江相望,面对着滔滔的江水,面对着孟获军队的嘲笑,诸葛亮思谋着对策。入夜,诸葛亮设坛作法,祭起木剑,口中念念有词,只见一道白光闪过,江水愣是硬生生被斩去了一截,诸葛亮又将赤壁地带的平缓江水移来一截,补在了江面上。军士们砍木做筏,一夜之间,南征大军全部站在了对岸。晨曦初露,那些在丛林中呼呼大睡的孟获的土蛮兵丁,还没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已经全部束手就擒。而诸葛亮却释放了孟获,依旧让他管理自己的部落。诸葛亮“以夷治夷”,彰显了金沙江一般宽阔的胸怀,传为千古佳话。传说毕竟只是传说,但有了金江古渡,两岸百姓就有了源源不断的财富和浪迹天涯的胆气。站在江心的木船上,仰望长空的雁阵,凝视脚下的江水,胸中奔涌起无限豪情。

 

红花、龙眼、甘蔗、西瓜、棉花、水稻、花生,很多作物,只要植根于涛源这片土地上,就仿佛回到了久违的故乡一样亲切,把自己的生命力毫无保留地显现出来。于是,这里的红糖、西瓜、棉花、花生,随着金江古渡向外流传,成为了四面八方的口碑。还有水稻产量,多次刷新世界纪录。连“中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也被吸引了,亲自来到这片热土考察,并把这里称为“种植水稻的天堂”。

 

肥沃的土地,总会蕴藏和掩盖无数的故事。江水顺涛源而下数十里,由于山前的一片土地突然向江面插入,让雄浑的江水在这儿被折服,绕了一个大大的“S”型,形成了一幅太极图,于是江边就有了一个叫作“太极”的村庄。江水到了太极地段,似乎被涛源地段的悠缓激怒了,开始变得野气十足,波涛层叠,暗流汹涌,漩涡密布,让人望之胆寒。在开阔的江水面前,你会感到自己的渺小,想象着如果有一个生命不小心坠进了江心,肯定在刹那间便会被滚滚江水吞噬。太极,一个充满灵性的称呼,自然也有一些千古流传的故事作为它的注脚。江心突起的一块巨石,由于滔滔江水的冲刷,天长日久,在石顶上形成了一个小窝,一个江边的渔人,为了向村里人炫耀他的水性,众目睽睽之下,在江水里沉浮穿越,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下转第58页)(上接第56页)终于游到了江心石上。他刚想坐在巨石上喘口气,却猛然发现江心石顶上的小窝里金光闪闪,仔细一看,里面满满一窝沙金!渔人喜不自禁,却不动声色地游了回来。到了夜深人静之时,在猎猎的风中,忍着彻骨的寒冷,再次展示他非凡的水性,游进江心,取出了沙金。从此,每隔几天,他都要在夜里去取沙金,而江水也从不辜负他,每次都会沉淀下满满一窝,渔人也因此而富甲一方,置办了大片的田地,盖起了豪华的住房,坦然地享受江水赐予他的荣华富贵。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次,渔人无意中向邻居透露了秘密。于是,邻居也在一个夜里向江心进发了,他不仅取出了沙金,还用随身带着的錾子把小窝凿大了一倍,想得到更多的沙金。然而,他下次再去的时候,发现小窝里空空荡荡,连一粒沙金也没有留下。他不甘心,一次次地游向江心,得到的却总是失望。终于,在一个狂风呼啸的夜晚,他游进了江心,就再也没有回来。千百年来,江心石上那个空空的金窝,总在提醒人们,要珍惜大自然的馈赠,如果贪得无厌,得到的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金沙江被这些传说与故事缠绕着,在激流中孕育着鲜活的生命。

 

滔滔的金沙江铺排出了两岸的沃土,这片土地上也埋存了大段大段的历史。且不说那些被发现的古生物化石,单就沿岸农民在挖地时发现的数量众多的火葬罐,就让人悚然心惊。有人说,那里面装着的是忽必烈南征时带领的“元跨革囊”战死将士们的骨殖。忽必烈征云南,“首捷此土”,于是,就把这里称为北胜,这也是我所居住的永胜县在元朝时期的历史称谓。元军不仅把生命留在了这片热土上,还留下了几百年来让永胜引以为豪的“珐琅银器”制作工艺,一代代的传承至今。近几年,由于下游要修建电站,一场抢救性的考古发掘,在这片土地上分三个点展开。随着发掘的深入,众多的石棺墓被打开,陶罐,碎瓷,玉器,在阳光下静静地诉说着历史。无数的碎陶,在工作室里,被拼接、还原成一个个陶罐,那优美的器型,温厚的釉光,竟让我暂时淡忘了那些在地下呻吟着的骨殖。入夜,清冷的月光一路西行,全然忽略了那些哀伤的白骨,还在它的光影里哭泣,许许多多埋藏在地下的故事,仍然被历史尘封。

 

走过涛源,伴随着江水一路前行,我把这片土地深深地怀念着。沐浴着金沙江的波涛,我的目光如同奔涌的江水,时起时落,时缓时急,仰望着天空的孤鹰与雁字,与这片热土亲密地依恋着。那些沉淀下来的感触,还有柔软的思绪与倾诉,都缓缓融进了这片浩渺的蔚蓝里,无声无息。

 

作者 杨春山 云南省永胜县文化体育广电新闻出版旅游局

原载2013年《社会主义论坛》第10期“发现·求证·争鸣”

 

责任编辑:蒋敏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