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求证·争鸣/正文
加强对抗战“血线”滇缅公路的保护开发

□李 森 □王金强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4-02-18 14:51:41 星期二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193777日,日本以制造卢沟桥事变为起点,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为阻止世界各国援华物资进入中国境内,同年820日,日本政府宣布,全面封锁中国沿海和陆地所有通道。为反封锁,193711月,国民政府下令,修筑一条由云南昆明起,经楚雄、大理、漾濞、永平、保山、龙陵、畹町直通缅甸腊戍的国际大通道——滇缅公路。这条云南人民用最短时间修筑的公路无论是在抗日战争时期,还是在当代和平时期,都倍受世人的关注。

 

滇缅公路形成的历史背景及巨大反响

 

滇缅公路总长1153公里,云南境内965.4公里。在国民政府要求一年内修通滇缅公路后,云南省政府迅速动员沿途汉、藏、傣、彝、傈僳等十余个民族、20万劳工,自带工具和生活用品昼夜奋战。筑路民工在原始森林中披荆斩棘,悬崖峭壁上炸岩凿洞,天险江河上架桥设舟,用大锤、火药、炮杆、铁锹、十字镐等简陋工具,甚至用手指抠等办法,一米一米向前掘进。有《滇缅公路纪念歌》为证:“裹粮携锄沧潞边,那管老弱与妇孺。龙永派工各一万,有如蚂蚁搬泰山。蛮烟瘴雨日复日,餐风饮露谁偷闲。”云南人民就是凭着这种不屈不挠的云南精神,让滇缅公路穿越了高黎贡山等6座大山,跨越了漾濞江、怒江、澜沧江等5条大江大河。在80%是崇山峻岭,50%以上是坚硬岩石的整条路中,挖土方1998.4万立方米,石子1857.5万立方米。架设永久性、半永久性和临时桥梁536座,修建石涵洞和木涵洞3312个。1938831日,仅耗时9个月,便修通了云南境内近1000公里的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的修通,震撼了世界。当时的英国《泰晤士报》连续三天发表照片和文章称:“只有中国人民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创造如此巨大的奇迹。”“那么多的崇山峻岭,那么多的长江大河,即使是徒手游历,也需要几个月的艰难跋涉。难道中国的老百姓都是三头六臂?”为求证真实,英国外交部派二等秘书莫里新于19389月沿路考察。考察结束,莫里新激动不已,在《泰晤士报》显要位置,以“一条一头连着中国存亡,一头连着世界人民反法西斯胜利曙光之路”为标题,详细阐述了筑路情况。美国驻华大使詹森亦由衷赞叹:“修建滇缅公路物资条件异常缺乏,全无机械,纯系人工开凿,沿途人民吃苦耐劳的精神是世界任何民族所不及的。”他向总统罗斯福报告说:“这条公路的工程,可以与巴拿马运河媲美。”为纪念滇缅公路提前通车,美国政府出版了一枚纪念滇缅公路通车邮票。邮票图案中的公路劈陡峭山壁而成,火红的裸土将整个版面映衬成微红色。四辆美式十轮卡车盛载物资,托着火炮,车头朝上坡方向,在多重之字形崎岖山道上吃力攀行。旁边有数位身着褴褛民族服装的群众,正在修复被日机炸坏抑或是车辆碾坏的道路。版面右上角印有“29USA”字样。下方印有一行说明:“Burma road”(滇缅公路——笔者注),另起一行:“——717 mile lifeline to China”(717英里通向中国的生命线——笔者注)。

 

滇缅公路的修筑为什么会在世界上掀起如此巨大反响?主要原因有二:

 

一是滇缅公路修筑之艰难尤其牺牲之大,是历史所罕见。当年在陡峭的山崖时施工,除了工程意外事故带来的伤亡外,沿途还不时受到瘴气瘟疫的侵袭,让修路民工成批染病而亡。据不完全统计,当时因天灾人祸死亡的筑路劳工达3000余人。当时专门为修路而先后担任龙陵县和永平县县长的王锡光先生的两位秘书,在筑路中先后牺牲。王锡光也因为压力过重,而致“县令焦急一目盲”(《滇缅公路纪念歌》)。在滇缅公路上一直发挥重要咽喉作用的功果桥的设计者钱昌淦先生,也在筑路中光荣牺牲,为纪念他在二战中创下的丰功伟绩,功果桥又名为昌淦桥。著名作家萧乾在以《一条用血肉之躯筑就的公路》为标题的文章中说:“如果你有机会来这里旅行,可别忘记听听车轮下面咯咯吱吱的声响,那是为这条公路捐躯者的白骨。是构成胜利不可少的原料。”更有作家直接称滇缅公路为“血线”。

 

二是因为这条路为中国抗战,乃至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全面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滇缅公路从通车,到因日本人占领缅甸而关闭,共进出车辆646.9万辆次,运输弹药、军械、医药等物资600多万吨,兵员300多万人次。当时国际上支援中国的各种物资、尤其是中国军队使用的绝大部分武器装备,以及国内维持经济运转所需物资,大多是从这条公路运来的。美国有位军事家在二战胜利总结时说:“我可以肯定地说,如果没有这条路,中国抗日战争,尤其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将会是另一番写照”。

 

滇缅公路不仅在抗战时期在世界引起了巨大反响,而且还以其承载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和无法割舍的情结,在当代国内外同样有着极高的关注度。直到今天,美国、英国等一些曾参加过二战的老兵,虽然他们早已是耄耋之年,一些人仍坚持不远万里来到中国,重走那段惊天地泣鬼神的滇缅公路,重温那段血与火的记忆。上世纪90年代末,《云南日报》登载了一位曾参加过驼峰航线运输任务、名叫劳汉斯的美国老兵,为沿着滇缅公路寻找当年坠落飞机,对其身体进行强化训练,最终以83岁高龄,实现了重走滇缅公路的梦想。201177日,部分南侨机工的二、三代,以及关注这段历史的专家学者驾车从新加坡出发,沿着70年前南侨机工回国抗战的遗迹,重走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亟待加强保护

 

对于这样一条用血肉之躯筑就、凝结着中国乃至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刻骨铭心的记忆和情结、怎样评价其历史价值都不为过的抗战“血线”,滇缅公路目前的情况如何呢?

 

改革开放以来,云南现代化公路快速发展,为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但遗憾的是,原滇缅公路在这一进程中遭到不同程度损毁。没有遭到损毁的路段也多从实用出发,被柏油路面所覆盖。比如漾濞彝族自治县境内,昔日令侵入滇西的日军胆寒的五大江河第一桥的漾濞江钢索柔性型吊桥,已于1993年拆毁,铁索及链条等不知去向。只有历经沧桑的防空高射炮台、两座桥墩和左岸的钢索塔,还在风雨漂摇中隔江相望。永平县境内的原滇缅公路筑路局建筑群,也是荡然无存,只有一只石碾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当然,也有令人欣慰的地方。从大理至畹町路段的滇缅公路,漾濞县境内还有40多公里路段基本完好。除漾濞江桥外,其它大小十几座桥涵,虽经70多年沧桑,仍然基本完整。例如,单孔下承式顺濞钢架桥,1938年建成时,为3孔单跨10米的石台木面叠梁桥。为适应抗战需要,1944年则美国军人改建成全长64米、净跨36.4米、桥面宽5米、载重15吨的单孔下承式钢架桥,至今还完好如初。桃花园村民小组境内修建于1938年末的四尺桥、太平村老街子境内的二道桥,上世纪40年代铺筑的沙土路和弹石路面至今没被改造。虽然如此,随着经济建设的加快,特别是各地加强道路基础设施建设,滇缅公路前景堪忧。

 

加强滇缅公路漾濞至永平路段保护开发的建议

 

提高思想认识,切实处理好文物开发、利用与保护的关系。在思想上,把保护好滇缅公路,提高到就是保护云南民族文化和提升云南民族文化影响力的高度来认识;在行动上,坚持“保护第一”的原则,对存在仍然较为完整的滇缅公路,不单纯为了解决交通运输困难而拓宽改造铺成柏油路面,而是尽量修旧如旧,保持历史原貌。

 

从促进经济社会科学发展的需要出发,妥善处理好发展地方经济与有效保护滇缅公路的关系。目前,漾濞为了解决好县内交通运输困难的问题,倾向于对滇缅公路原有路面进行加宽改造。这种做法虽然省钱省事,却有待斟酌。一是由于上世纪30年代施工设施和技术条件落后,滇缅公路基本都是依山势而造。例如,漾濞境内滇缅公路秀岭段,由于山势陡峭,不足两公里的路段内,上下由五个大小不等的之字形构成。太平村小金山路段是削坡劈岩而成,上有危悬巨石,下临深邃壑箐,全程路况险峻。再则,当时所建公路涵桥承载量上限为10吨,难以适应今天的大型运输需要。当然,铺成柏油路面后,运输效率可能会有一定提高,但从发展角度看,在原路基础上进行改造的做法,难以从根本上解决运输难、运输险和有效提高运输效率问题。二是如果按照改造、加宽、铺设柏油路面方案,滇缅公路原有路面和“三尺桥”、“五尺桥”及有关涵洞,尤其是顺濞钢架桥等重要历史文物遗迹将不复存在。即使个别地方能够保留下来,也会失去历史的整体效应感。已经改造过的路段证明,面目全非的滇缅公路,再也找不到当年那种血与火交织、惊心动魄的历史感。更重要的是,滇缅公路所承载的厚重历史文化价值亦将随之改造“变脸、破相”而被淡化。

 

多措并举,切实加强滇缅公路保护开发。一是在坚持对文化遗产“保护第一”的原则指导下,通过规划、设计修造较高等级县乡公路来保护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滇缅公路。采取“绕”开旧路开新路的做法,不但可有效保护滇缅公路,亦可从根本上解决滇缅公路保留较为完整的漾濞、永平等县交通运输困难的问题;二是滇缅公路的保护是一项系统性工程,为了慎重决策,应该成立由统战、交通运输、文化、财政、当地政府(必要时可请国家有关部门参加)等有关部门和专家人员组成的考察小组,尽快拿出科学有效的解决方案,并考虑出台对滇缅公路的保护条例和措施。三是修建新公路所需经费,应拓宽思路,在以政府为主导的前提下,充分调动全社会参与的积极性。例如,可尝试采取向英美及新加坡等国和华侨募捐、欢迎他们前来重走滇缅公路和投融资等多种办法。这样不但可以适当解决筑路经费紧张问题,亦可达到弘扬民族文化,增强民族自豪感,加大滇缅公路宣传效果。四是对滇缅公路相关物体进行抢救性保护,并建立相关纪念碑和博物馆。应该对现有文物进行一次普查,做好维修保护工作,并附设其历史贡献说明;在永平七九兵站医院10000多官兵殉国处修筑纪念碑,在滇西抗战远征军渡江遗址等地建立相关纪念碑;多方收集与滇缅公路和飞虎队坠机相关实物,设立滇缅公路博物馆。五是由云南省文化厅等有关部门出面组织力量,指导漾濞县委、县政府尽快申请滇缅公路漾濞至永平段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适当时候申请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做准备。

 

历史文化遗产具有不可替代性,一旦损毁,就永远消失了。滇缅公路承载的是一段中华民族辉煌而又悲壮的历史。把滇缅公路原貌抢救性地保护下来,不但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更是提升云南省民族文化质量、做大做强云南省旅游事业、弘扬中华民族优良传统的需要。 

 

作者 李 森 云南省政府参事室

王金强 云南省政府参事室

原载2013年《社会主义论坛》第3期“发现•求证•争鸣”

 
责任编辑:耿 嘉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