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求证·争鸣/正文
普米族语言文化发展现状与保护

□ 熊豪开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6-04-01 15:34:02 星期五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普米族语言文化蕴含中华民族特有的精神价值、思维方式、想象力,体现中华民族的生命力和创造力,是各民族智慧的结晶,也是全人类文明的瑰宝。普米语是我国西南部特有的一种藏缅语。跟其他历史悠久的语言一样,普米语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无可避免地衍生出不少方言特点。由于对普米语的研究相当有限,目前还没有方言划分、归类的确切准则。然而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普米语的吸引力急剧褪色,其生存危机日益严重,附于语言之上的普米族文化同样面临消失的危机。

普米语的消失会使一种认知客观世界的独特体系、独有角度随之消失,如果不及时加以保护,将不利于民族的多样性发展,不利于对传统文化的研究保护。语言是文化的载体,保护好普米语,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保护普米族传统文化,政府乃至每位公民都应立即行动起来,保护普米语刻不容缓。

普米族语言发展现状不容乐观

为了更好地了解普米族语言的发展现状,笔者在云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普米族人口比较集中的河西乡、通甸镇、营盘镇、金顶镇及石登乡,做了关于“普米族语言文化的发展现状及保护”的调研。经过分析,发现普米族语言文化已处于濒危状态,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普米语被异化现象十分严重。截至目前,兰坪县总人口约为21万,其中普米族人口约占7.5%。为数不多的普米族群众主要聚居在本县的河西乡、通甸镇、营盘镇、金顶镇及石登乡。随着历史的发展,大多数普米族群众兼用了汉语和一些邻近民族的语言。据调查,兰坪县普米族仅有少数聚居村寨,大多和白族、汉族、傈僳族、彝族、壮族及纳西族杂居。目前的普米族群众中约有30%的人将汉语作为日常用语,约有30%的人将白族语作为日常用语,约有20%的人将傈僳语作为日常用语,约有5%的人将其他少数民族语言作为日常用语,仅剩约15%的人还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母语。

普米语使用者老年化现象严重。根据笔者调查及相关文献资料表明,在兰坪县目前的约1.5万的普米族群众中,会说自己母语的不到3000人,其中仅有约2200人还将普米语作为日常用语,主要集中在河西乡,其余约800人大多分布在其他几个乡镇,其中大部分是50岁以上的老年人及少数30岁至50岁的中年人,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几乎不用普米语。这在很大程度上加速了普米语的消失。

普米族群众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普米族村寨大多分布在海拔2000米至3500米的高寒地区和半山区,气候寒冷,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群众观念陈旧,农业科技含量低,农田水利设施少,基本上处于靠天吃饭状态。受历史文化及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影响,普米族群众长期以来对教育缺乏重视。受历史文化及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影响,普米族群众长期以来对教育缺乏重视。在以普米语作为日常用语的村庄,几乎没有高中以上学历的,而大都是小学学历。当然,也有受教育程度普遍偏高的普米族群,他们大都与其他民族混居在一起,思想进步了,但却忘了自己的语言。而高中以上学历的普米族,很大部分是家里几代人都不会普米语,仅有极少数人来自仍然将普米语作为日常用语的乡村。

普米族语言文化流失的主要原因

缺少资金支持。兰坪县处于中国西南边疆地区,地理位置偏远,生态环境复杂多变,发展相对落后,长期以来都只能依靠农业、畜牧业维持其经济社会发展。虽然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改革开放的推动下,兰坪县的经济获得了一定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也得到了提高,但由于在认识上的不足,各级政府对普米族语言保护的资金投入相对有限。普米族语言保护是一项需要巨大人力物力投入支撑的长期工程,如果缺乏足够的资金支持,许多项目和课题研究就难以进行,保护也就无从谈起。

普米族群众对本族语言的重视不够。民族共同语言的普及是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社会进步的重要基础,普通话的成功推广对于有效协调社会生产生活、普及教育、增强民族凝聚力,有着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但与此同时,也使得普米语生存空间受到挤压。普米族地区的青少年学习汉语兴趣增强的同时学习母语的能力却不断下降。在一定社会条件下,学习普米族语言在社会中无法给普米族群众带来实惠,无法创造财富,更没有办法找到好的工作,普米族青年只有学会流利的普通话才会有更好的发展前景。许多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拥有更好的发展前景。在他们看来,普通话要比自己母语更为重要。

民族融合带来巨大冲击。由于历史上形成的“大杂居,小聚居”的分布特点,客观上对于普米族学习其他民族先进文化、不断发展壮大自身起了积极作用。但另一方面,由于长期与其他民族杂居,语言、文化、习俗和宗教都受到了其他民族的影响。普米族的许多年轻人,已经不会讲母语,对本民族的历史渊源缺乏了解。大多数普米族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水平相对落后,语言自身存在复杂性和封闭性,出现了隔山异语、隔村异音的文化现象。这些都不利于本民族文化的传承,削弱了本民族语言的运用。

没有相应的文字传承。普米族没有流传至今的文字,目前仅发现一些处于文字前身状态的刻画符号。在云南省宁蒗彝族自治县和四川省木里藏族自治县的普米族历史上曾经使用过简单的图画文字,字数虽少,但已经堪称萌芽状态的原始文字;他们又曾用藏文字母来拼记普米语,用以记载本民族的历史传说、故事和歌谣等,但流传不广;目前在兰坪县的普米族群众,几乎所有人用到书面表达时使用的都是汉字,或者用语音相近的汉字代替普米语。他们的语言文化仅保留在山歌、传说、日常用语等口头语言形式中,靠口耳相传,加上兰坪县的普米族群众大多与其他民族混居在一起,这从根本上加速了普米语的异化及流失。

普米族语言文化传承的对策建议

政府要重视加大投入。政府要完善普米族自治县的相关法律,为普米族人保护其语言文化提供坚实的支持及保障。加大资金投入,尤其是在民族教育方面,完善民族地区基本公共教育服务体系,深入贯彻落实政府实施的民族地区学期双语免费教育政策。加大普米族语言文化的宣传力度,通过新闻媒体、网络等大量宣传普米族语言文化,引起社会对这一濒危民族语言的重视,同时鼓励相关研究人士发表论文、刊物等文献资料,捐赠于各大高等院校,为热衷于普米族语言研究者提供支持及资源。

民众须提高认识。普米族群众要提高保护自身语言的意识,充分利用政府提供的平台,积极主动地学习本民族语言,尽量做到日常交往中普遍使用本民族语言,同时认真学习汉语及其他少数民族语言,不断提升自身修养,以期得到更好的全面发展;其他民族要充分尊重普米族群众学习及使用自己语言的权利,真正做到共同进步、全面发展。

组建研究及保护普米族语言文化的专业队伍。成立专门的普米族文化研究机构及普米族语言研究小组,使其逐步形成文字。同时,培养专门教授普米语的老师,分配专业教师到普米族聚居地中小学教授普米语,实施双语(普米语、汉语)教学。这一点上,可以参照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多年来积累的白汉双语实验教学工作的经验,在小学教育阶段实施“先普米后汉,普米汉语并重,以普米带汉,普米汉俱通”的16字方针。

(责任编辑 沈 艳)

作者 熊豪开 云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档案局

原载2016年《社会主义论坛》第3期“发现•求证•争鸣”

责任编辑:苏宇箫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