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求证·争鸣/正文
高原牧民心中的报春花

□ 洪耀辉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7-09-12 15:27:05 星期二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这首《大林寺桃花》是白居易在唐代元和十二年(817年)四月九日游大林寺时所作。白居易任江州司马时,与友人于孟夏四月到大林寺游玩,见到那里桃花正盛开,而山下桃花早已凋落,于是写下了这首诗。

我想,此刻借用在白马雪山上悄然绽放的报春花,也言不过实。只是庐山的桃花与香格里拉报春花的时令相去甚远,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更是不言自明。

我已经路过白马雪山很多次,每次的感受却是截然不同。凛冽的寒风,依然无休止地肆虐着不胜寒的高处。盘翔的苍鹰张开铁一般的羽翅,翱翔在高天厚土之巅,任尖厉之声回应着雪山的峥嵘,它们是统领雪山千年的王者,让来往的人们一次次仰望着岁月之外的高度。漫长的冬雪,像一床硕大的棉被,笼盖着初春的十万大山和雪山上的杜鹃林、灌木丛以及绵延起伏的草地,待炙热的阳光把雪山上裸露的积雪慢慢融化,涓涓溪流悄悄浸酥了冻僵的泥土,把人们的目光定格在高山流水的美景中。

此时,已经进入6月炎热的夏季。而翠绿、鹅黄、粉红等大自然亮丽的色彩,才从草原的深处,一步一摇爬到雪山的肩头,喻示白马雪山的春天姗姗到来。

常年风吹日晒雨淋的养路工人,脸上的高原红显得格外灿烂,他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因为,从这一刻起,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海,可以让他们尽情欢歌,可以引来成群结队的牧群和久别的牧民朋友,还有慕名而来的游客和各式各样的车辆,久违的聚首又会在这里作短暂停留。当然,九月鹰飞,秋高气爽,层林尽染的季节,白马雪山更是风情万种,独领风骚,美不胜收。而银装素裹、琼装玉砌的冰雪世界,则是大气雄阔,苍茫悠远,分外妖娆。在这个只属于白马雪山夏季的春天,却给人无限遐想与艳羡。

横断山脉的崇山峻岭,显得冷峻逶迤,孤傲而又坦荡。沐浴着霜雪,迎着南来北往的寒风,成了雪山上一株任由鞭挞的雪松。而一簇簇、一片片、氆氇毯似铺卷在白马雪山上的报春花,它不树不蔓,不骄不奢,婷婷一茎,朴素大方,美得自然。正所谓:迎得春来非自足,百花千朵共芬芳。一枝貌似平凡的报春花,“高高低低自成景,密密疏疏醉在花。”据资料记载,滇西北高山是“云南三大名花”的发祥之地,也是报春花的分布中心。全球报春花500种,我国有300余种,云南占全国种类之过半,而大部分又生长于滇西北横断山区。白马雪山上的报春花高几寸至一二尺,叶呈卵圆形、心脏形或长椭圆披针状,多簇拥于地面,叶背有茸毛,翠绿可爱,有紫红、粉红、大红、黄橙、雪白等诸色。

高山流水,大地无声,山风是白马雪山最美的琴弦,让大自然的风韵在这里竞相绽放。远远望去,它们像一群群穿着彩裙的姑娘,迎风蹁蹁而舞,释放着青春的靓丽风采。近看,又似数以万计的高原蝴蝶,扇动着霓裳羽翼,摇曳生姿。这一切,像是一幅天上人间的童话世界,久久定格在内心深处,叫人永远无法释怀。

季节的无序更迭,让这里的自然环境和农牧民的生产生活发生了质的变化。这里的藏民喝酥油茶、吃糌粑和奶渣,已经成了日常生活中的必备品,有朋自远方来,更是不亦乐乎。但制作酥油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牧民随着季节性的变化跟随着牧群,一次次翻越雪山,常常从低海拔的河谷地区迁移到4000多米的白马雪山上,让成百上千的牧群去啃食不同地区的牧草,这样,酥油和奶渣的品质才更好。在被当地人称为牧场的地方,都会有独户或几户人家的砖房(牧房),它们都会集中在平整低洼避风的地方,均以石头砌墙,木板盖顶,牧房旁边,都会拴着一两只体型彪悍的藏獒,野兽和生人往往望而生畏。牧人们一住就是十天半月,待制作的酥油和奶渣有一定的数量,家里的人就会爬到雪山牧场,靠人背马驮把上乘的酥油奶渣带回家。过去的年代,由于交通不便,野狼成群,牧民们往往要背上猎枪,冒着生命危险,成群结队,跋山涉水,年复一年地重复着同样的劳作,但累死累活,家境依然拮据,酥油奶渣除了自食,根本没有销售的地方。

随着迪庆解放,彻底砸破了封建农奴制度禁锢的枷锁,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雪山天堑变通途,信息科技之光照耀雪域高原,当地农牧群众沐浴着盛世吉祥的和风细雨,汉藏文化在这里交相辉映,市场经济在雪山峡谷的波谷浪尖跌宕起伏,一次又一次接受着岁月的历练,观念一变天地宽,思路决定了命运,老、中、青三代人冲破大山阻隔,纷纷涌入时代的潮流,靠真才实干,团结拼搏,走出大山,走向世界。

2007年6月下旬,我们到德钦采访。一天下午,在县城阿墩子农贸市场,我见到一位叫扎史培楚的老人,红光满面,精神矍铄。他在自己的摊位上,撑一把红红的太阳伞,悠闲地坐着靠椅,吸着鼻烟,面前摆着一摞摞用酥油草包裹好的新鲜的酥油和奶渣,一群游客正在好奇地询问,老人乐呵呵地一一作答,几个小女孩俏皮地拽着老人的楚巴,乐不可支地来上一张张合影。

我被这种情景感染着,主动上前与老人搭讪,老人健谈,心直口快,汉语说得出奇的好。

他感慨地说,这是他的大儿子前一晚刚从白马雪山牧场拉运回来的,质量百分之百的纯正!他诚恳地告诉我,做这些生意已经有十来年。近几年,与很多县城老板达成了定点收购酥油奶渣的协议,再加上季节性的虫草、松茸等药材菌子的创收,家里经济条件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百倍千倍,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如今,一年四季来梅里雪山旅游的客人多了,家里开了食宿店和小卖部,农田里种上葡萄,老伴成了家里的掌管,儿孙们也能读上书可享福了!

看着这座车水马龙、流光溢彩的山城,我的影像中叠印出黑白、彩色的两张照片来,一张是在黑暗阴霾的岁月里,忍辱负重水深火热的抗衡曝光;一张则是金珠玛米播下红色火种,山间铃响马帮来的否极泰来之音。狭小闭塞的山城旧貌换新颜,弦子锅庄炫亮不眠的夜晚,看着熙熙攘攘、喧嚣鼎沸的滇西北的最高山城,阵阵暖流沁入心田。是的,就像扎史培楚老人一样,他们都是千千万万普通的农牧民中的一员,曾经遭遇不堪回首的往事,经历过比雪山还重的苦难,是多舛的命运让他们涅槃重生,在人迹罕至的大山抑或是僻静山村的一隅,默默地攀爬努力,用自己平凡的劳动和奉献,建设和谐美好家园。

我突然感悟到,他们不正是迪庆高原上灿若星辰的报春花吗?朴实得像雪山峡谷的泥土和花草树木,无论是已故的先辈还是健在的耕耘者抑或是茁壮成长的接班人,他们在平凡的领域里,为盛世和谐创造着让人敬畏的物质和精神财富,诠释着生命的全部内涵与价值。

雪山峡谷的报春花,是牧民心中的精魂,马背民族自强不息的火焰之舞,建设者们更是那一枝芬芳的独秀,在偏僻与静寂中绽放芳菲,并永远感召着高原人,穿越时空的隧道,到达理想的彼岸。

(责任编辑 沈 艳)

作者 洪耀辉 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图书馆馆长

原载2017年《社会主义论坛》第9期“云南故事”

责任编辑:苏宇箫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