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随笔/正文
博南之“道”
——2017云南·大理永平第二届博南文化节散记

□ 杨文江 沈 艳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7-11-10 11:36:06 星期五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金秋时节,滇西高原山河苍翠,博南山下色彩斑斓,永平坝子稻田金黄。9月28日至10月1日,“2017云南·大理永平第二届博南文化节”在南方丝绸之路重要节点永平举办。期间,围绕“千古博南,味道永平”主题,开展了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文化活动——由复旦大学中国地理历史研究所和永平县文联联合主办“南方丝绸之路”高峰论坛,邀请著名专家学者,研讨“南方丝绸之路”暨博南古道历史文化;由云南省摄影家协会牵头主办“回望博南道”摄影展暨《“回望博南道”画册》发布,用镜头记录永平的历史文化和民俗风情;举办“砥砺奋进的五年”摄影展,展现自党的十八大以来永平经济社会发展成就;举行内容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活动,《千古博南·味道永平——古道长歌边屯记忆》文艺晚会,永平最美人物评选发布等11项活动,呈现了永平多彩灿烂的历史文化和当代经济社会发展成就。

千年古道

滇西永平,古称博南,漫长的西南陆上丝绸之路穿境而过,史称博南古道。

《后汉书》卷七十六《南蛮西南夷列传》载:“东汉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哀牢王柳貌遣子率种人内属,其种邑王者七十七人,户五万一千八百九十,口五十五万三千七百一十一。西南去洛阳七千里,显宗以其地置哀牢、博南二县,割益州郡西部都尉所领六县,合为永昌郡,始通博南山,度兰仓水。行者苦之,歌曰:‘汉德广,开不宾。度博南,越兰津。度兰仓,为他人。’”

这一记载说明,设置哀牢县和博南县和稍后设立的永昌郡,使汉武帝开始谋求开通的西南国际通道,至此得以打通,也使永平(博南)成为滇西较早设治开发的地区。其中记载的这首古老歌谣,生动记述了博南道的艰难险阻和开发过程,为后人研究博南历史提供了重要佐证。后来的《华阳国志》载:“博南县西山,高三十里,越之渡澜沧水,汉武帝通博南山道即此”,反映了博南县及博南古道的历史、方位、环境等情况。

博南古道的开通,使西南丝绸之路与后来的西域道一起,形成汉晋时期中国与南亚次大陆文明发祥地印度进行经济文化交往的南北两道。往后几百年,南北两条丝路相辅相成,共同担负着中国对外交通的重任。之后历经隋、唐(南诏)、宋(大理国)、元、明、清各代不断扩修铺设,这一国际通道长期成为历代中央王朝经略西南、巩固边疆、沟通外邦的主要通道。及至1938年,因滇西抗战需要,绕行博南山的滇缅公路永平段竣工通车,大批战略物资不再经由博南古道马帮驮运,国际运输线由古丝绸之路转移到滇缅公路上,但古道仍然是民间运输的要道。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9年至1980年,滇缅公路永平段分期得到改建,改建后的公路走势与博南古道相同,并且大部分重合,里程缩短,行车条件明显改善。

2002年,穿过博南山的大保高速公路建成通车,使博南古道逐步沉寂下来。博南古道、滇缅公路、320国道、大保高速公路以及在建的大瑞铁路,都在博南山段汇合,分别以翻越、绕行、穿透三种形式跨越了博南山这道不变的屏障。两千多年来的各种通道在博南山交汇,这不是机缘巧合,而是充分佐证了博南山道在中国交通史上的重要性和战略地位,也佐证了先人们开辟修建博南古道的前瞻性。

博南古道上的霁虹桥,史称兰津桥,以西汉“兰津古渡”得名,曾是中国最古老的铁索桥。此地在三国时已建有竹索桥,元代曾换成木桥,明成化年间(约1476年)由江顶寺了然和尚用化缘得来的资金将桥改建为铁索桥,一说为弘治十四年(1501年),由兵备副使王愧修建。《中国科技史》一书称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铁索桥”。霁虹桥在历史上曾数次损毁,又数次重建。

我们随与会的专家学者实地考察了杉阳古镇和霁虹桥。古镇上的巷道、石板路、驿站、马厩等历史遗迹至今尚存,从中可以想见当年这里的繁华景象。从古镇到霁虹桥的路途中,必经一道残关,这里是从杉阳坝子上坡再下坡到澜沧江边的唯一垭口,写着“觉路遥”三字的拱形关门还在,可以遥想当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情形。据学者研究,这处关门的两面,原来分别书写“雄关耸峙”和“觉路遥远”八个字,后来由于岁月久远和风雨剥蚀,“雄”字和“远”字不存。民间传说,“觉路遥远”是康熙皇帝亲书,但据当代学者研究考证,上述八字是清嘉庆年间永昌府官员李文渊书写。

《徐霞客游记》曾详细描述了霁虹桥及其关隘和附属建筑,桥的东面“临流设关,巩石为门,内倚东崖,建武侯祠及税局;桥之西,巩关亦如之,内倚西崖,建楼台并记创桥者”。他赞誉此桥为“迤西咽喉,千百载不能改也”,可以看出这是一处要隘险渡。

我们翻过山垭口,沿着弯曲的山路一直下到澜沧江边,现在看到的是仿旧重修的新桥,原桥已于20世纪80年代被洪水冲毁,现在因下游建电站,江面上提,遗迹淹没。站在新桥上仰望,但见大保在建铁路桥钢基架像彩虹一样高悬于两岸崖壁之间,中缅油气管道桥也在此处通过。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苏宇箫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