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随笔/正文
哈尼梯田的星夜与云晨(外一篇)

□ 原 因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8-01-19 15:37:06 星期五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虽然夜晚满天都是晶亮的星星,起个大早来到哀牢山南坡的一处高地,却无缘看到元阳梯田据说是美到极致的多依树景区日出。因为在山与天接的东方,正好升起了一团蓬松的云彩,虽然不太大,不太浓,却遮挡得不偏不倚,明白无误地为此神奇景观“难得一见”的说法作了个注脚。

山谷里的梯田,这时也被一床云雾盖着、捂着,严丝合缝,不露真容。就这样,在一床硕大无比的棉被和一顶发亮的五彩团帐之间,淡乳色的天空像一瓮当地人自酿的米酒,静静地存放在我们的眺望里。

从散落山腰坡脚的哈尼村寨里,很快就有炊烟像出土的春笋一支支冒出来了。它们在微风中袅袅升腾,缓缓摇动,使得渐渐澄明起来的天宇,站立着很多让人惊艳的曲线以及被分割成的大小不一的清亮的“田畴”,让人觉得,这时候如果炊烟是站起来的梯田垄埂,披覆四围山坡层叠而下的梯田垅埂,就是尚在睡梦中躺着的炊烟。

我们头天是跟着两头水牛走进一个哈尼村寨的。在梯田垄埂上吃饱了青草的牛儿神气十足——器宇轩昂地踱着方步,旁若无人地悠然前行。放牛的小孩手拿一树枝条儿,跟在后面。

村寨安放在大自然深处,大自然也渗透在村寨的每粒细胞里。铺着石条的村路上下曲折,经过一眼石板围砌的泉水井,绕过一棵大树,跨过一条溪流,穿过一丛翠竹,分着岔儿通向一户户花木扶疏的哈尼人家。当小孩和水牛走进一个落满夕照的院子后,我们就选择在一家蘑菇房客栈就餐。

走进客栈,最引人注目的是屋子中间的方形火塘。从主人老存的介绍中我们得知:火塘是蘑菇房中必不可少的设施。一个小家庭成立或新房建成了,都要举行隆重的置火塘和点火的礼仪。炊烟从火塘升起来,它往往也是蘑菇房在清晨升起的第一份暖热。每天,最先起床的哈尼老人,都会用一块松明点燃火塘。于是柴禾细碎的炸裂声响起,一壶泉水欢唱了,一罐烤茶开花了,一截红薯散发出隐约的甜香。不夸张地说,火塘炊烟就是哈尼人生活中的一面旗帜。取暖、喝茶、煮饭、会友、议事、祭祀神灵都要在它的身旁进行。成长和衰老、爱恋和怨懑、欣悦和嗔恼,人生的很多悲喜剧都在这里上演。可以说,炊烟与梯田,有着生活与劳动美美与共、人类与自然互壮互强的关系。

红米饭、鲫鱼、泥鳅、麻鸭、鸭蛋以及据说是产自垄埂的黄豆做的豆腐,这些梯田的主产品和副产品,这些梯田立体生态的成果,转眼就在客栈的火塘被煮、炒为不可抗拒的诱惑了。在炊烟的升腾中,在跳跃的火光里,主人老存也忘情地陪大快朵颐的我们喝了两盅,一时主客俱欢,不知夜色之渐趋浓稠。

想不到在微醺中,老存竟然提议要带我们去看看他家屋后的几十亩梯田。跟着他走出蘑菇房,山村秋夜的天空缀满了钻石般亮丽的星星,高远又深邃。有习习凉风吹来,隐约闻得到青草与泥土的芬芳。一行人稀里糊涂高一脚低一脚来到一处高地。却发现眼前只有一袭广袤的夜色倾泻而下,直至深远的谷底,其中模模糊糊似有一些黑影,幢幢然如沉浸在一个梦中。那也许就是梯田的道道垄埂吧?那也许就是梯田肥厚土层中冒出的丛丛植株吧?夜的触手难及的神秘点燃了多少我们关于梯田的想象。

哈尼汉子老存却看看星空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说起梯田,老存是如数家珍并且出口成章的。回客栈歇息的途中,老存告诉我们,千百年前哈尼先祖造田是寸土必争的,悬崖边、石隙间,全不放过。梯田的垄埂依山形随地势,自然弯曲,要用大土垡层层磊筑、垛牢。越往高处,山坡越陡峭,田埂就越须高厚。有的田埂会高达五六米,下部的面积有时比田地的面积还大。我们不禁感叹:哈尼梯田这片师法自然的大地雕塑,每一丘梯田都是哈尼人摊开的汗水,每一道田埂都是哈尼人劳作时弯屈的脊梁!至于稻作农耕须臾难离的水是如何保证源源不断的?老存说,哈尼人认为万物皆有灵魂,人类的灵魂也溶融在万物之中。因此哀牢山的每一棵树、每一株草、每一抷土石都被当成了哈尼人的兄弟姊妹,备受珍爱;因此林深树密的哀牢山有多高,清冽甘甜的山泉水就有多高。而箐水往低处流经村庄和梯田汇入河流后,又在干热河谷里生成雨雾回归森林,成为山溪泉流。如此往复循环,就保证了梯田千年泽润、茂美千年……

火塘明灭,烟缕轻飘。关于梯田的话题一直延续到夜阑,致使蘑菇房里一个接一个的梯田梦没多久就让位给了在多依树观景台的期待。

上午10时左右,云开雾散,终于见到了层层叠叠、一望无际的梯田。它们扬举着万千飘逸的曲线,从深远河谷呼啸而上,从渺远山坡奔涌而来,一如气势逼人的惊涛骇浪,一如匍匐攒动的人间烟火,却在一瞬间凝固了,静定了。正是孟秋时节,但由于山坡的朝向及海拔等关系,这里的水稻犹一片青绿,因而镶嵌在这件旷世作品上的尚是片片翡翠。它们大的超过足球场,小的只有簸箕大,铺山盖坡地莹碧,大气磅礴,成为高原阔大无垠的瑰丽封面。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我们胸有大感慨却找不到恰如其分的言辞表达。在观景的木栈道上走着,我们只是目光急切地俯瞰、巡梭,丈量着哈尼族数代人历尽艰辛打造的奇迹,披露出心中的震撼。有热心游客告诉我们,沿着栈道往前走,山那边的白云深处,就是老虎嘴梯田景区。奇妙的是,那里的水稻已一片金黄。而那里的日落,是哈尼梯田美到极致的又一著名景观。想到西山巅徐徐沉降的一轮巨大红日和铺满金箔、拾级而上、层出不穷的千亩连片梯田;想到珍珠般洒落山坡的蘑菇房升起的炊烟又在天空画出了梯田垄埂般优美的曲线;想到那轮红日把最后的晖光斜斜地打下来,把一切的一切晕染成既无比灿烂又和谐安详的美景,我们决定,一路看一路走着过去,争取不错过“聆听”那一曲嘹亮的大地之歌。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苏宇箫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