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求证·争鸣/正文
张骞与博南古道

□ 张继强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8-08-10 17:07:39 星期五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博南古道”被美国著名作家埃德加·斯诺称为“云南的皇家古道”“通往印度的黄金之路”。事实上“博南古道”是我国南方最早对外进行开放贸易、建交结盟、实施战略措施的一条国际大通道。它和我们所熟知的北方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南方茶马古道等古代交通运输线有着许多相同或相似之处,但也存在许多不同点,最为突出的有三个方面:第一是博南古道开通的历史和存续的时间,都比上述三条道路更早、更长;第二是博南古道在命名方式上和其他道路不同,区别在于:一般古道取名大都是以道路上运输的最主要的商品来取名,比如丝绸、茶、马、盐等,而“博南古道”的取名则是以博南山上的一段道路代表整条道路来取名;第三是功能不同,博南古道除了兼有其他古道具有的民族迁移、商品贸易、文化交流的功能外,它从古至今还是一条军事要道。因为在军事战略上具有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所以历朝历代官方都在这条道路上布兵防御。

博南古道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存在呢?这要从“北方丝绸之路”讲起。

张骞是西汉时期的一个著名的外交使者。司马迁在《史记》里,把张骞出使西域称作是“凿空”之行。凿是开凿,空是孔道,引申为道路。凿空即开通道路。

事实上,在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就发现了“博南古道”雏形的存在,并且促进了它的开辟建设。

公元前138年,汉王朝经过了六十多年的休养生息,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百姓富足,社会繁荣,国家强盛。这样的条件和基础,使汉武帝最想办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对匈奴出兵,开拓和稳定西部、北部边疆;第二件事是开拓南方和西南方疆土。当时,从长安到四川的道路畅通无阻,从四川到云南的曲靖一带,早在秦代就开通了从四川进入西南夷的五尺道,它使云南地区的一些部落与内地有了密切的政治经济文化联系。但是秦朝灭亡后,西汉王朝刚刚建立时,由于中原地区长期战乱,人口急剧减少,社会经济极为凋敝,许多政治经济大事亟待解决,无暇顾及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所以就停止了对西南夷地区派遣官吏,并封锁了滇蜀间的关塞。所以重新开通五尺道、开拓南疆这件事是汉武帝的一个雄心壮志。

这两件事,以出兵匈奴更为迫切。

汉武帝算得上是一个雄才伟略、善于筹谋的皇帝,他并没有贸然向匈奴出兵。他希望联合遥远西部的月氏国,从侧后包抄匈奴。张骞被选为使者,率领100多人的出访团出使西域。但这个使团出行没有走多远,就被匈奴俘虏,分散软禁。匈奴首领单于为了消磨张骞的意志,还逼迫他娶妻生子。但是张骞没有放弃寻找月氏国的坚定信念,多次逃跑又被抓回来。一直到十年之后,匈奴内部发生了内乱,张骞才乘机得以逃脱,几经辗转终于来到大夏(今阿富汗西北部)。此时的月氏国人也逃到大夏,与大夏国人一起建立大月氏国,已经把对匈奴的仇恨淡忘。联合夹击匈奴之策,未能谈成。

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历时十年,破衣烂衫回到长安。虽然联合大夏没有成功,但还是获得了三个方面的成果:一是开创了中西方往来的先河;二是带回来许多作物种子,如葡萄、石榴等,丰富了中国的农林品种;三是他带回来的信息,影响到汉武帝的决策。

在张骞给汉武帝汇报的许多情况中,有一个信息与博南古道有关,直接影响了汉武帝开发西南夷的政策。《史记》记载了这段汇报,张骞说,在大夏时,“见蜀布、筇竹杖“。大夏国人告诉他,这些东西是大夏国人去身毒(印度)交易来的。张骞判断,印度既然有蜀物,应该“此去蜀不远矣。从蜀宜径,又无寇。”这段史料中的“见”字在这里最关键,它有着两层意思,一是看到,一是发现。从这个“见”字也可以看出张骞敏锐的观察能力。当时的四川属于边远地区,生活在长安的张骞在大夏识别出四川的布匹和筇竹杖等商品,可见他的学识是何等渊博。

张骞根据对大夏情况的了解和分析,提出:大夏国与身毒进行贸易,身毒有蜀的物品,说明那里离蜀不远,“从蜀宜径,又无寇”,即从蜀出发,经身毒去西域,应该道路便捷,而且路途没有贼寇,可以从蜀出发,经西南地区,开拓一条通向西域的道路。

汉武帝采纳了张骞的建议。因为如果打通一条从西南通往印度再到西域各国的道路,既可以防止匈奴从西北割断通往西域各国的路线,确保与西域各国之间的联系,又可以开发南疆,拓展疆土,一举两得。于是,汉武帝于公元前121年派出三路使者前往西南夷寻找开辟“蜀·身毒道”,其中一路使臣到了大理一带,被居住在这里的部落昆明族俘获,道路“终莫得通”。但是汉武帝并没有就此罢手,经过长久努力,汉王朝终于打通了一条沟通南亚东南亚的道路。

张骞在其中的发现和建议等方面的作用是巨大的,他为西南地区的开发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责任编辑 郭笑笙)

作者 张继强 云南省永平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

原载2018年《社会主义论坛》第8期“发现•求证•争鸣”

责任编辑:苏宇箫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